好看的历史小说-了解历史-说历史
分享
懂历史
心目中的家

==好看的历史小说==

好看的历史小说

刘备称汉中王后,曹操十分愤怒,认为刘备没有资格和自己平起平坐,就准备发倾国之兵前去征讨。司马懿认为和蜀国正面硬拼不是上策,容易让东吴捡漏。他建议曹操派人联合孙权,让他出兵攻打荆州。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是可以拆散孙刘联盟,二是可以分散刘备的兵力。孙权最终被满宠说动,同意攻打荆州。刘备得到消息后,决定先发制人,他给关羽下了一道命令,让他率军北伐,以便敲山震虎。关羽出征后先是在襄阳战败了曹仁,接着又包围了樊城。曹操急忙派于禁和庞德前来解围,结果被关羽水淹七军,于禁被捉,庞德被斩。此战过后,关羽名震华夏,吓得曹操一度要迁都。但之后的形势急转直下,关羽久攻樊城不下,吕蒙乘机白衣渡江袭取了荆州,紧接着傅士仁和糜芳先后投降,关羽不得已败走麦城,被东吴擒杀。那么,关羽北伐为何败的这样惨呢?错信一人弃用一人是关键。错信一人。关羽大军出征后,留糜芳守南郡,傅士仁守公安,另任命潘浚总督荆州。随军司马王甫认为潘浚不能担此重任,因为他“平生多忌而好利”,就是说潘浚这个人猜忌心重而且还好占小便宜,这样一个人怎么能总督荆州呢?但关羽却说:“今既差定,不必更改。”从而拒绝了王甫换人的提议。什么样的人带什么样的兵,潘浚上任后把爱占便宜的毛病也传染给了手下,吕蒙派人假装客商白衣过江,守军贪财竟然让这些假客商上岸了,最终导致荆州丢失。关羽败往麦城之前,对任命潘浚总督荆州一事深感后悔,他对司马王甫说:“悔不听足下之言,今日果有此事!”但这时再后悔,还有什么用呢?

 

==好看的历史小说==

好看的历史小说

北宋宋神宗时期,这位有志向的帝王,理想之一就是将西夏从地图上抹去,在经历了北宋朝堂曾极力反对的王安石变法后,宋神宗用变法积攒的钱粮,已经颇有战力的35万宋军,几十万农夫,倾尽国力发动了对西夏的灭国之战,可惜已经看到了西夏都城的宋军最终功败垂成,大败亏输,35万精锐宋军损失殆尽,虽然表面上看,北宋已经有了几乎差点灭掉西夏的机会,但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来看,宋神宗的想法太过乐观,在这一问题上,宋军明显应对不足。宋神宗发动对西夏的战争直接诱因是西夏内部发生动乱,当时的西夏皇帝秉常是7岁继位的,幼主继位必然会出现另一个强势的代表,也就是梁太后,梁氏把持着西夏朝政,所以秉常所代表的皇权就和梁太后实力很低对,《宋史.夏国列传》有李将军清者,本秦人,说秉常以河南地归宋,国母知之,遂诛清而夺秉常政。可能是秉常长期受到梁太后的压制,所以想要借助宋朝的帮助掌握西夏朝政,但是梁太后直接幽禁了秉常,这也成为了宋神宗讨伐西夏的一个理由,而且当时各种消息都有,名将种谔就上疏说,“秉常遇弑,国内乱,宜兴师问罪,此千载一时之会。”不管怎么说,宋神宗都得到了他一直想要的出兵借口,堂堂西夏君主遇弑,这作为正统的北宋怎么能坐视不管呢?也就有了5路大军伐夏之战,这是决定北宋国运和西夏国祚之战。宋神宗为此战集结了大批兵力,《宋史.夏国列传》宪总七军及董毡兵三万,王中正出麟州,辞自言代皇帝亲征,提兵六万,环庆经略使高遵裕将步骑八万七千、泾原总管刘昌祚将卒五万出庆州,谔将鄜延及畿内兵九万三千出绥德城。同时还召集了能够集结的其他军事力量,一个是西夏的嵬名诸部,及诏谕夏国嵬名诸部首领,能拔身自归及相率共诛国仇。一个是董毡的吐蕃所部,董毡遣使来贡,且言已遣首领洛施军笃乔阿公等将兵三万会击夏。宋神宗自己也说了,此番用兵,非一般战事耳,意在荡平项羌,也就说毕其功于一役的战略构想,这也是宋神宗肯对此战高投入的原因,彻底灭了西夏,北宋领土扩张,获得更多的优良马场,能够组建一直相对强悍的骑兵部队,才有机会收复燕云十六州。但问题是,虽然在战局上看,北宋屡屡攻城拔寨,但是西夏面对北宋的灭国之战,深知想要单纯通过议和方式解决争端是不可能的,必须要先立足于战,打败了北宋的军事行动,才能够有资本和北宋和议,而危机之中,西夏一老将给梁太后提出了,掐住宋军死穴的战略,“不须拒之,但坚壁清野,纵其深入,聚劲兵于灵、夏而遣轻骑抄绝其馈运,大兵无食,可不战而困也”。也就是集中兵力,前期避战,坚壁清野,让宋军就地补给的想法落空,之后利用西夏军骑兵的机动性,袭扰宋军后勤补给线,简单来说,宋军想找西夏军拼命,而是西夏军只想着怎么把你饿死。这是5路宋军在开战初期能够顺利攻占西夏边镇的原因,只是北宋面对西夏针对宋军后勤的打法有应对错失吗?有,但不见效,更多的只能依靠前线宋军自行解决,所以宋军就遇到了攻入西夏腹地后的生死难题,将士表示:饿!在此次战役中,宋军的后勤补给明显准备不足,历史记载,民夫苦折运,多散走,稷不能禁,使士卒斩其足筋,宛转山谷间,数日乃死者数千人。 还有一处记载是,先是李察请以驴代夫运粮,驴塞路,馈不继,师病之。 可以推测,当时缺马的北宋,大部分马匹都在前线部队中,那么后勤运输可能更多的是依靠民夫的人力运送,比如小型推车,但是毕竟前线是35万大军,必定会尽量保证前线将士的粮食供给量,那么民夫必然是吃不饱的,所以民夫大量逃逸,这就加重了宋军的后勤补给能力,后来想用驴代替人力,也是因为道路阻塞而失败,加上西夏骑兵的袭扰,宋军前线的35万大军,就像是没人要的孩儿了,要吃药喝自行解决。那么来看看五路大军面临的情况如何。《宋史.王中正列传》五路之师皆会灵州,中正失期,粮道不继,士卒多死,命权分屯鄜延并边城砦,以俟后举。王中正所部的战术布置可能有另一个作用,就是阻挡辽国可能的干预北宋发夏军事行动,毕竟作为五路宋军中处于最邻近辽境的部队,而在发夏的军事行动中,王中正所部作用不大,完全是劳民伤财的,也会深受后勤问题困扰的部队。《续资治通鉴》王中正至夏州。时夏州已降种谔,谔寻引去。中正军于城东,城中居民数十家。先是朝旨禁入贼境抄掠,夏人亦弃城邑,皆走河北。士卒无所得,皆愤悒思战。这个就体现出当时宋夏两国的战略差别了,西夏就是坚壁清野,恨不得一根毛也不给宋军留下,而宋神宗对这次发夏信心很足,所以提前制定了安民的策略,严禁宋军抢夺西夏百姓,这好是好,利于战后统治,但还是那句话,宋神宗对于后勤补给不足的宋军没有太多的帮助。王中正所部如果想要去灵州会是,首先的前提是保证这支部队能够吃饱,所以王中正只能听从将士们的呼声,去打了宥州,一个是将士们要战功,一个则是为了吃饱,不过宥州也相当于是空城了,王中正至宥州,城中居民五百馀家,遂屠之,斩首百馀级,降者十数人,获马牛百六十,羊千九百。军于城东二日,杀所得马牛羊以充食。但是俘获的牛羊马也才总计两千头,王中正所部出征的时候,将士有6万,还有随行民夫6万,就算当时随行民夫已经不多了,6万将士,30名将士两天才能分得一头,大部分还是羊,能吃饱才怪了,任何时期的军队,哪怕是强汉盛唐时期的军队,你也不能让人家饿着肚子打硬仗了。王中正面的危机有解决办法吗?有也没有,他只想到了抢队友的粮食,也就是种谔所部的军粮,这还是在出征时就想好的,种谔是听从王中正节制的,所以王中正曾想过,深入西夏境内后,可以从自己节制的种谔所部调取军粮以补充自己的部队,《续资治通鉴》中正以为鄜延受我节制,前与鄜延军遇,彼粮皆我有也。这就是赤裸裸的打劫啊。但尴尬的是因为种谔是打的比较好的两路之一,在其攻下米脂寨后,宋神宗一高兴,再度给了种谔自主权,不在受王中正节制,及种谔既得诏,不受中正节制,鄜延粮不可复得,人马渐乏。及食尽,士卒愤怒。所以王中正这一路宋军在没有解决后勤补给这一问题后,也就没有能力实现会是灵州,即便过去了,路上饿死不少人不说,也几乎丧失了战力,反倒成为了其他宋军的累赘,王中正奉诏引军还延州,士卒死亡者几二万。 可以说王中正所部是被饿回来的。那么差点被王中正抢了军粮的种谔所部情况就好吗?也没比王中正好多少,种谔能够保持攻势,就在于早期他打的胜仗,实现了以战养战,《宋史.种谔列传》夏兵八万来援,谔御之无定川,伏兵发,断其首尾,大破之,降守将令介讹遇......谔留千人守米脂,进次银、石、夏州,不见敌。始,被诏当会灵武,谔迂枉不进,士卒饥惫,欲以粮运不继归罪转运使李稷。在经历过前期的攻势之后种谔“迂枉不进”的原因就是后勤不继,虽然种谔想把罪责推卸在李稷身上是有些不地道,李稷面对西夏坚壁清野的战法的确是没招,之前民夫大量逃走时,就是李稷无法遏制,但是也不能说种谔就完全想要推卸责任,毕竟在其位谋其政,种谔本职就是大胜仗,李稷就是要保证种谔所部的军粮供给,任何一个将领都很难再没有后勤支持的条件下打胜仗,最终种谔所部就是在无粮可吃的窘境下,发生了溃退,种谔至夏州索家平,兵众三万人,以无食而溃。与种谔取得不错战绩的另一路宋军就是刘昌祚所部了,其率部第一个抵达西夏都城灵州,西夏称为兴庆府,而刘昌祚所部之所以可以兵锋最盛,就在于其是五路宋军中唯一一支补给相对充足的部队,倒不是说宋神宗对刘昌祚有什么优待,而是刘昌祚自己从西夏手里抢到了军粮,《宋史.刘昌祚列传》进次鸣沙川,取其窖粟,遂薄灵州。刘昌祚所部在磨齐隘打破十万西夏军后,昌祚出胡卢川,次磨齐隘,夏众十万扼险不可前。昌祚挟两盾先登,夏人小却,师乘之,斩首千七百级。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所部的军粮不足以支持其进攻灵州城,所以他对属下将领说,“吾闻鸣沙有积粟,夏人谓之御仓,可取而食之,灵州虽久,不足忧也。”既至,得窖藏米百万,为留信宿,重载而趋灵州。刘昌祚所部而已成为了唯一一支没有因为后勤补给不足而遇到困境,抵达灵州城的宋军。而作为可以节制刘昌祚的高遵裕,他是宋神宗母后的伯父,是外戚,所以宋神宗是想要让高遵裕在此战中立功的,所以让其节制刘昌祚,那么刘昌祚所立下的功劳也是可以成为高遵裕的功劳,高遵裕所部当时的补给情况也没好到哪去,虽然是成功和刘昌祚所部会师了,但是他干了一件事,刘昌祚可能要骂娘了,遣昌祚巡营,凡所得马粮,悉为庆兵所取,泾师忿噪。庆兵就是环庆路的将士,环庆经略使就是高遵裕啊,刘昌祚所带的是泾原路部队,可见当时高遵裕所部后勤也是堪忧的。剩下的那一路,由李宪统领的宋军,虽然记载中战绩颇多,但是也掩盖一个事实,李宪所部无力进军灵州城,《宋史.李宪列传》宪既不能至灵州,董毡亦失期,师无功。事后,李宪也是以后勤补给不利为由摆脱罪责,帝以宪犹有功,但令诘擅还之由,宪以馈饷不接为辞,释弗诛。李宪所部因为在战事未结束只是提前回撤,所以并未遭遇重大损失,命运没有其他几路宋军那么悲惨。在整个战役中,宋军无论是因为自身原因还是西夏的原因,都没有足够的能力保障宋军的后勤,加之战事正值秋冬之际,这极大的限制了宋军的战斗力,本来气势汹汹的一次围攻西夏之战,变成了西夏的绝地反击。除了后勤的问题外,宋神宗选将也是很有问题的,五路主帅中,王中正、李宪都是官宦,高遵裕是外戚,相对来说宋神宗还是信任身边的人,而高遵裕由于有宋神宗的授权,节制刘昌祚,也是影响了宋夏战争的结局,按照《续资治通鉴》的记载,高遵裕在出征时得到了宋神宗的亲笔信,帝赐遵裕手札云:“昌祚所言迂阔,必若不堪其任者,宜择人代之。”遵裕由是轻昌祚。在战役中,高遵裕也是多次想要斩杀刘昌祚,除了想独自霸占灭夏之功外,可能他也是有宋神宗背后撑腰。结果就是刘昌祚屡屡受制于高遵裕,灵州城下的宋军在战术上走向了错误的方向,《宋史.刘昌祚列传》城未及阖,先锋夺门几入,遵裕驰遣使止之,昌祚曰:「城不足下,脱朝廷谓我争功,奈何?」命按甲勿攻。高遵裕先是制止了刘昌祚所部单独的进攻,给了西夏守军备战的时机,高遵裕是三日后才率军抵达灵州城下的,乍一看,要不是有高遵裕的阻挠,刘昌祚就已经攻入西夏都城了,不过个人觉得这段记载是夸大了的。就算刘昌祚所部出现于灵州城下,打了西夏守军一个措手不及,但是记载也只是说了,刘昌祚的先锋军差一点进入城,那就是没进入前灵州城门就关上了,而且高遵裕的命令也不会那么巧,就在刘昌祚想要发动总攻前下达。最主要的是,如果说当时刘昌祚所部有能力拿下灵州城的话,就算刘昌祚听从于高遵裕,刘昌祚的部下能听吗?攻入灵州城灭掉西夏,这绝对是宋神宗一朝的首功了,别说刘昌祚违抗高遵裕的军令擅自出战,哪怕是杀了高遵裕,灭西夏的功劳也足以让宋神宗奖赏刘昌祚了,所以说个人觉得,高遵裕阻止刘昌祚攻城,虽说是以抢功为目的,但是对战局影响并不大,毕竟刘昌祚所部难以独自攻占灵州城。高遵裕最致命的抉择是,率军抵达灵州城下后,没有采纳刘昌祚正确的建议,对于如何拿下灵州城,刘昌祚的战术是正确的,而高遵裕则是脑残,刘昌祚深知宋军千里奔袭而来,缺乏攻城器械,时军中皆无攻具,亦无知其法者。面对经历多年加固修建的灵州城,强行攻城并不是好办法。所以刘昌祚认为应该先行击败西夏于灵州城外的援军,东关在城东三十里,旁直兴州渡口,平时自是要害,今复保聚。若乘此急击之,外援既歼,孤城当自下。不过高遵裕则是从自己的私利出发,如果说采用刘昌祚的建议,先行击败西夏的援军,在攻占灵州,那么功劳就不是自己的,当时宋军已经开始围困灵州,只要攻占,那么功劳就妥妥是自己的,而且指挥难度不大,就是那人堆啊,加上高遵裕一直看不惯刘昌祚,又怎么肯听刘昌祚的话。所以本来汇集于灵州城下的宋军两支主力部队,环庆路和泾原路的宋军,在一位自吹且想独占功劳的主将指挥下,发动了无望的攻城战,《宋史.刘昌祚列传》遵裕围城十八日,不能下,夏人决七级渠以灌遵裕师,军遂溃。而且高遵裕在如何攻城上,也是太单纯了,他曾说过,“吾夜以万人负土平叠,黎明入之矣”显然此计划是没有实现,派人采木制作攻城器械,遵裕旋令采木为之,皆细小不可用,没有足够的攻城器械,久攻坚城不下,西夏军援兵还在虎视眈眈,这就是遭受两面夹击的困境当中,最终西夏也是抓住了战机,灵州城下的宋军发生了大溃败。所以总体来看,宋军在后勤补给和选将这两方面有很大的问题,而西夏则是处置得当,前期避开宋军的进攻锋芒,诱敌深入,说是五路伐夏,但是抵达灵州城的只有两路,而且两路主将还不合,这样的宋军面对积极备战的西夏军来说,败了也是正常的。

 

==好看的历史小说==

好看的历史小说

文天祥,字宋瑞,号文山,江西吉州人。年二十举进士,对策集英殿时以“法天不息”为题一挥而就,万余言不改一字,主考官王应麟奏称 “是卷古谊若龟鉴,忠肝如铁石”。宋理宗听后大喜,亲拔为殿试第一,钦点为状元。后累官海宁军节度判官、湖南提刑、赣州知府等职,最后擢升丞相,封信国公。南宋开庆初元兵开始入侵中原后,文天祥于德年间先后担任兵部尚书、右宰相兼枢密院事,都督诸路兵马。当宋都临安(今杭州)危急时,文天祥请率二十万大军背城决战,因宰相陈宜年极力反对而不遂。不久奉命到元军帐前议和,因与元军坚决抗争而被扣留,后乘机逃脱。德二年(1276),南宋朝廷所在地杭州被元军攻陷,文天祥与诸大臣奉益王昰即帝位于福州,改元“景炎”。嗣后帝昰逃往广东沿海,元军紧追不放。为此,文天祥率南宋军队以惠州为中心,在广东沿海诸州之间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勤王”之战。南宋景炎二年(1277)正月,元军重兵围攻惠州。时文天祥的弟弟文壁以户部侍郎广东总领兼知惠州知府,闻元兵至,遂献惠州城降元。同年八月,文天祥为摆脱元兵追击,引兵自梅州出江西,至兴国被元军追及,部将巩信、张日中皆战死,文天祥的妻子欧阳氏及两个儿子佛生、环生被元兵掳去 (后两子在押送元大都途中相继病死),仅文天祥及长子道生得以逃脱。景炎三年三月,因文壁一年前降元后与其母亲仍居惠州,文天祥遂招旧部奔取惠州,奉母弟出走海丰,并上表给逃往新会厓山的南宋小朝廷,自劾兵败江西之罪。表上,朝廷反加文天祥少保衔,封信国公,命屯兵潮阳。文天祥奉母行至海丰,其母及长子道生又暴病身亡,文天祥悲不自禁,抱恨苍天。景炎三年十二月,文天祥奔朝阳五岭坡,造饭方与众共餐,元将张弘正领兵突然追来,众皆骇散,文天祥被捕。文天祥被捕后解押元大都 (今北京),路过家乡吉州时想死在故乡,吞龙脑(一种香料,用龙脑树膏制成)自尽未遂,接着又绝食8天不死。到北京后被囚禁3年多,元世祖对他进行多次劝降,甚至用相位相授,但文天祥始终不改其志。最后元世祖于至元十九年(1282)十二月下诏,将文天祥斩于北京柴市,卒年47岁。文天祥临刑时作《正气歌》以明志,又作绝命《衣带赞》系于衣带之间,文曰:“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宋丞相文天祥绝笔。” 接着其妻欧阳氏亦自刭身亡。其后文天祥的生前好友张毅甫负其夫妇骸骨归吉州,适逢家人亦从惠州负其母亲灵柩至,文天祥遂与母亲妻子同日下葬,世人皆为其忠孝所感动。文天祥的弟弟文壁守惠州时,其从孙文应麟往依之,并劝文壁严守备。及元兵至,文壁献城投降,应麟痛哭曰:“城亡之亡,职也,何堕家声!”嗣后携起东、起南两子遁于东莞,躬耕自匿,终身不至城市。文天祥在北京狱中,曾写《寄惠州弟》一诗曰:“五十年兄弟,一朝生别离。雁行长已矣,马足远何之。葬骨知无地,论心更有谁。亲丧君自尽,犹子是吾儿。”在上述诗句中,文天祥也不以文壁降元为非,因其子已全部罹难,遂立文璧子文升为文天祥嗣子,故后人认为“文山公有忠孝之别,嘱弟养母抚后”。当然,亦有诗讥云:“江南见说好溪山,兄也难时弟也难;可惜梅花各心事,南枝向暖北枝寒。”文天祥是宋末杰出的民族英雄。据考,中国自隋唐开始用科甲取士以来,殿试第一被钦点为状元的有数百人之多,而真正能干一番事业的,文天祥是其中之一。文天祥虽勤王失败,亦能流芳千古。民国二年 (1913),在西湖点翠洲建 “留丹亭”。“留丹”者,亦是取文天祥《过零丁洋》中“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诗句之意也。

 

==好看的历史小说==

 

古语说的好:“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己身!务求淤泥不染,难为愧对清流!”这里,笔者再外加一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当然,也许还可以说成用之有理!”近几年,自从中国进行一系列的“苍蝇老虎一起打”的肃清行动之后,可以说,官员队伍中的贪腐人员大大减少,腐败的行为也有了很大收敛和改善,人民自然对这种反腐败行动自然是十分拥护,尤其是现在针对城镇地区的“打击村霸”行动,人民群更是众无一不拍手称快。然而,这些进步并不意味着腐败已经消失。这里,我们就得提到一个词:“隐性腐败”。那么,“隐性腐败”真的如此严重?其实,相对于百性恨之入骨的贪污贿赂、索贿受贿、挪用公款、买官卖官等“显性腐败”来说,“隐性腐败”更难界定、更难预防、更难查办,而且,随着反腐的深入与形式的变化,“隐性腐败”手法变化莫测,种类名目繁多,让人防不胜防。最终,这一些明目张胆的权钱交易、卖官鬻爵的腐败行为,转向了比较隐蔽信息贿赂、帮助贿赂、发生不正当关系贿赂、业绩贿赂、期权贿赂等等的隐形腐败行为。这不仅给监督部门带来了更大的困难,也使得群众监督难以介入,其负面影响更加严重,腐败程度更加严重。其实,这种隐形贿赂的腐败行为,在中国历史上并不鲜见,它更不是当今社会的新产物。在清朝的道光年间,那些在权力中心——京城担任要务的官员们,通过利用自身的职务之便,向其他部门和地方官员输送信息,有时候,只是寥寥几句、几个字,信息输送者就可以获得成千上万两白银的丰厚回报。此外,这种隐性腐败在当时已经很是普遍,甚至,成为了官员们之间“人情交易”的砝码,连为我们最为熟知的纪晓岚纪大学士都未曾“幸免”。话说,纪晓岚有个亲家姓卢,曾经担任一个肥差:盐运使。在这种位置上,时常会做一些贪污受贿的行为,时间久了,难免被人抓住辫子。被人告发后,在乾隆皇帝的严查下,最终,被处于流放、抄家之刑。而当时的纪晓岚身居要位,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则暗中让人送了一点“盐”和“茶”给他,意思就是:东窗事发,皇帝要严(盐)查(茶)此事了。卢见曾见状,连忙将家里搬的空空如也,自己则带着家人“跑路”了,最终导致前去抄家的钦差落得无功而返。之后,得知这件事情原委的乾隆恼火不已,不仅将卢家给抄个干净,也把透露信息的纪晓岚给流放到了新疆乌鲁木齐。作为大学士的纪晓岚,也因为人情世故不能避免腐败,即便当时的他还是皇帝的宠臣,最终,也落得个流放的下场。所幸,在两年后,朝廷需要编纂《四库全书》,由刘统勋荐举,纪晓岚被重新重用,才从新疆乌鲁木齐回到了北京城。此外,现在的官僚阶层更加的系统化,“拜山头”、“做门生”现象仍是屡禁不止。几年前,周某某的案件就引起了全国的轰动,并牵连广泛。在这种情况下,信息腐败也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潜滋暗长着。其实,在我们建国之初,也发生了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主席家乡有一位宗祠老人,曾带着家乡的几位乡亲来到北京城里,想借着主席的名头来打秋风。因为,乡亲们把主席当成了古代的皇帝,见了他老人家后,今天在他面前还准备行三跪九叩之礼。有些乡亲也希望借助主席的关系,能在这北京城里弄个官当当,最好封官拜爵帮他照看照看江山。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他们最终都没有如愿。但由此可见,在中国官员之间,人际关系、人情往来,已经成为了国人习以为常的事情了,甚至,说的上是“历史传统”了。而当今上官场任人唯亲,拉帮结派的情况肯定还是有的,所以,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给足了隐形腐败生长的空间和土壤。其实,隐性腐败究其本质,就是各级官员在遵守现有制度体系下进行的腐败,那么,一些制度为什么反而会给官员的隐形腐败行为提供空间和土壤呢?这其中,真正原因是:本身内部的监督体系没有建立,或者说建立的制度不够完整,执行不够彻底等等。所以,我们在对一些明显的卖官鬻爵、权钱交易,这些明显的腐败行为进行严厉打击外,也要建立起一个新的监督体系,将所有的官员纳入到这个新的体系内,接受组织和人民群众的监督。同时,对现有的内部监督体系进行革新,对监督手段、监督方式进行改进等等。并且,提高官员信息透明度,除部分个人隐私外,官员个人财务等信息都应公开,以接受群众的监督。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注重法治的同时,加大对贪官污吏的严查、严惩力度,更要加强对官员队伍自身素养培养,使官员能够做到不敢贪,也不想贪,以实现最大程度的遏制官员腐败数量增加。当然,这个任务任重而道远,绝非短时间内就能完成的,毕竟,中国几千年来,这种情况一直都存在。

 

观新品,赏佳作

重点事件特别关注

原创文章精选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