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历史名将闯三国-了解历史-说历史
分享
懂历史
心目中的家

==带着历史名将闯三国==

带着历史名将闯三国

“士”有五类代表:诸子 儒家 墨家 道家 法家诸子先秦诸子都是士的代表,儒家是文士的代表,墨家是武士的代表,道家是隐士的代表,法家是谋士的代表。从孔子周游列国开始,其他的士都是走来串去,推销自己的政治主张,或者去给诸侯、大夫打工。天子有天下,诸侯有国,大夫有家,士什么没有,在先秦士是没有不动产的贵族,是最低等贵族同时是没有不动产的贵族。士没有不动产靠什么谋生?就得学本事,要么学文艺,要么学武艺,最好文武双全。帮大夫打理他的家叫“齐家”,帮诸侯打理他的国叫“治国”,帮天子打理他的天下叫“平天下”,“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齐治平”是这么来的。楚有春申(孟尝君、平原君、信陵君、春申君)养士三千,是人才。孟尝君养士三千,古人吃饭是席地而坐,然后用刀和叉把煮好的肉从顶里取出,放在每个人的案子上,然后每个人拿着刀和叉切着吃,每人一份。孟尝君有一个士,将他分配在角落里,没有灯,看不见自己吃东西,就发脾气,认为为什么你把我安排在这个地方?肯定那个地方吃得好,我吃得差,就故意让我看不清楚,于是站起来宣布绝食、抗议。孟尝君没办法,端着自己的盘子走过去就说这是我吃的,士一看孟尝君吃的跟自己一模一样,没有歧视自己。然后就说我错了,我谢罪,然后自杀。先秦的贵族就是这样的,士可杀不可辱。正因为士没有不动产,因此胸怀天下,以天下为己任。诸侯和大夫不可能,诸侯以国为己任,大夫以家为己任,只有士以天下为己任。孔子的爱国主义仅仅表现在一个小细节上,当他离开别的国家时说走就走,当他离开鲁国时“一步三回头”。

 

==带着历史名将闯三国==

带着历史名将闯三国

  柘皋之战是南宋初年宋军抗金战争中的重要战役之一。名义上由张俊指挥的宋军在这次战争中先胜后败。战争结束后,金军退淮北归,宋军也退到江南,南宋朝廷与金统治者签订了屈辱的“绍兴和议”。  绍兴十年(1140年)七月底,随着岳家军班师,中原地区乃至淮东地区的抗金战争都已结束。金军统帅兀术在这年秋冬之交到燕京朝见了金熙宗,随即返回开封,开始点检粮草,调集兵马,准备以重兵南侵淮西。宋朝在淮西有三支大军:淮西宣抚使张俊8万人,淮北宣抚副使杨沂中3万人,淮北宣抚判官刘锜2万人。兵力虽众,但战斗力不强。金军从1140年底开始逐步由开封附近诸地向南移动。绍兴十一年(1141年)正月中旬,兀术、韩常等人的部队越过淝水,攻占寿春。二月三日进入庐州。当南宋朝廷得知金军抵达庐州界的消息之后,急忙发给岳飞一道手诏,命岳家军前往江州,乘机照应,以使金军腹背受敌。同时,岳飞也向朝廷建议,乘金军主力南侵淮西之机,岳家军可再度长驱中原袭取汴京和洛阳,金军势必回军救援,淮西的战局必将得到缓解。  岳飞估计宋高宗不会接受此策,又于同日提出中策,说前往救援淮西,沿江东下,再由江州北上,不如改由蕲州、黄州一带渡江,出敌不意,可收腹背夹击之效。高宗果然批准了这一中策。当金军南侵之时,淮西宣抚使张俊正率部停留在杭州,在淮西地区仅布置了一个飞骑侦察队,由部将姚端率领。南宋朝廷一方面督遣张俊赶紧由建康率领全军渡江迎击,另一方面急令驻扎在太平州(今安徽当涂)的刘锜率军渡江前往防守庐州。留守庐州的部队仅有统制关师古的2000余人。刘锜抵达之后,绕城巡视一周,也认为无法守城,便与关师古率众南返。行至巢县东南一个名叫东关的地方,欲在此依山据水截击金军。但刘锜、关师古还没撤到东关时,金军已经攻占庐州,并出兵到无为军、和州境内大肆劫掠。在这种形势下,张俊和王德于二月初四日离开建康,在采石渡江,争先进入和州,并相继收复了含山县、巢县、全椒县和昭关等地。  金军不敢贸然渡江南进,便从和州等地向后撤退,寻机与宋军作战。二月二十七日,金军退到巢县西北的柘皋镇,认为此地一马平川,最便发挥自己骑兵的优势,便把数万骑兵布置在这里,分为左、右两翼,夹道而阵,以待宋军前来进攻。宋军最先到达的是刘锜部,接着是王德率领的张俊部,殿帅杨沂中此时率领3万人马由杭州赶赴柘皋。十八日,双方展开大战。杨沂中轻敌冒进,首先遇挫。王德继之指挥将士集中力量去攻击敌军的右翼。王德射掉敌军骑兵的指挥者,并乘势大呼,步兵挥舞长柄大斧突入敌阵,经过激烈鏖战,打败金军。金军被迫撤退到镇北的紫金山(今寿县东南)。  此战的特点是两军主帅兀术和张俊都未亲临战场。指挥金军的是阿鲁补和韩常等。张俊虽是主将,其实与杨沂中、刘锜各自成军,不相节制,只是各军的进退由他一人决定。王德隶属张俊后,升任都统制,并负责战场指挥。柘皋战后,金军退出庐州。张俊根据不准确的情报,以为敌人全部退淮北上,淮西战事宣告结束,便命令刘锜先退军回太平州。张俊自己则要与旧部属杨沂中耀兵淮上,企图排挤刘锜,独享打退金军的战功。岳家军此时也抵临庐州,听张俊说“前途乏粮,不可行师”后,就退兵舒州,上奏朝廷,以决进止。  事实上,兀术在愚弄宋军,北退的只是金军的少部分军队,大多数人马埋伏在濠州(今安徽凤阳)四郊。三月四日,即张俊命令刘锜班师的前一天,金军以孔彦舟作先锋,急攻濠州。张俊惊慌失色,急派驰骑追截刘锜,命刘锜一起救援濠州。三月九日,张俊、杨沂中和刘锜的13万人马抵达距濠州尚有30公里的黄连埠,接到探报说,濠州城已于八日被金军攻陷。宋军听说金军已去,杨沂中命令士卒入城,不料遭金军伏击,张俊部出兵救援。杨沂中、王德只身逃回,部众大部被歼。韩世忠奉命从楚州率部赶到濠州时,败局已无可挽回。金军还企图阻断其归路,韩军且战且退,又回师楚州。  待命舒州的岳飞得知战局变化即挥师北上。十二日,岳家军抵达濠州以南的定远县,金军闻风渡淮而去。杨沂中部败于金军后,也于十二日从宣化渡江返回杭州。张俊于十四日渡江返回建康。刘锜部在和州稍作停留,于十八日从采石返回太平州。  柘皋之战,宋军先胜后败,正是南宋朝廷乞和免战心理的反映,也是前线宋军指挥不力、各自为战的必然结果。同时,作为元帅的张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回朝后,却反诬刘锜作战不力,岳飞逗留不进。高宗和秦桧偏袒张俊。借口赏柘皋之捷,把没有直接参加此役的韩世忠、岳飞分别升为枢密使、副使,削夺手中的兵权。枢密院的实权掌握在同时升为枢密使的主和派张俊手中。七月,不顾岳飞的反对,解除了著名抗金将领刘锜的兵权。八月,岳飞被罢官。九月,秦桧伙同张俊收买岳飞部将王俊、王贵,诬告岳飞谋反。抗金斗争在谋害岳飞、向金求和的阴谋中被迫停止。

 

==带着历史名将闯三国==

带着历史名将闯三国

  李渊取长安,是隋朝末年地主阶级内部进行的一场争权夺利战争,太原世家大族李渊集团起兵反隋,在长安(今陕西西安市)称帝,表明统治阶级内部一部分势力对隋朝统治者的绝望,取而代之;同时,也是地主阶级代表人物抢夺隋末农民战争胜利果实,实现改朝换代的信号。  隋朝末年,由于繁重的徭役和无休止的兵役,民不聊生,纷纷起而反抗,农民起义烽火遍布全国。在反隋斗争中,各地起义军逐渐汇集成翟让、李密领导的瓦岗军,窦建德领导的河北起义军和杜伏威领导的江淮起义军。三大反隋主力转战中原、河北和江淮地区,极大地动摇了隋朝统治基础,造成了隋王朝总体崩溃形势。在这种形势下,统治阶级内部逐渐形成策划起兵的新动向,分崩离析,各自寻谋出路。隋炀帝大业九年(613年),右仆射杨素之子礼部待郎杨玄感公开起兵反隋,揭开了统治集团公开分裂的序幕。  大业十一年(615年),隋炀帝任命唐国公李渊为河东宣慰大使,留守太原,赴山西镇压农民起义。李渊升任太原留守以后,一些关东世族子弟为逃避征辽东兵役,纷纷投靠李渊,河东地方官吏中一些人看到隋朝大势已去,也和隋朝统治者同床异梦,这些人不断向李渊劝进起兵,建立新王朝。李渊次子李世民是太原起兵的主要策划者,晋阳县令刘文静向李世民分析当时的形势说:“现在炀帝远在江淮,李密围攻洛阳,各地起义军不下数万,在这种形势下如果有人起来倡呼,取天下易如反掌。太原有许多豪杰,可以集兵10万,加你所带的数万军队,乘虚进入关中,号令天下,就可以成就帝业。”于是李世民秘密做起兵准备。李渊与突厥作战失败,隋炀帝准备把他召到江都(今江苏扬州市)治罪,李世民乘机劝说李渊起兵:“现在隋炀帝荒淫无道,百姓困穷,太原城外已是四战之地,如果你只知道效忠隋朝,那么既有不能平定农民起义之忧,又有被隋炀帝治罪之惧,恐怕要祸及自身了。不如顺民心,兴义兵,就能够转祸为福。”裴寂、许世绪、武士彟等纷纷劝李渊起兵,李渊终于下定了反隋的决心。  大业十三年(617年)六月,李渊命刘文静假造隋炀帝诏书,伪称要征发太原、西河(今山西汾阳县)、雁门(今山西代县北)等地20至50岁男子,集合到涿郡(今河北涿州市),东征高丽,搞得人心慌恐,更加剧了反抗隋朝的情绪。  接着,李渊派李世民、刘文静、长孙顺德、刘弘基等人到各地募兵,招集到1万余人。太原副留守王威和高君雅看到李渊招兵买马,准备告发,杀害李渊。李渊、李世民先发制人,伪称王威、高君雅引突厥兵入寇,在晋阳宫杀死这二人,史称“晋阳事变”。晋阳宫事变,是李渊集团公开起兵的开始,然后北联突厥贵族势力,依靠关陇、河东地主集团的力量,宣称尊炀帝为太上皇,拥立镇守长安的代王杨侑为帝,传檄郡县,起兵晋阳。  西河郡隋将得知李渊起兵的消息,婴城拒守。李渊派李建成、李世民率兵攻打西河,并派太原令温大有参谋军事。西河郡兵微将寡,郡丞高德儒闭门守城。李世民身先士卒,与士兵同甘共苦,军队秋毫无犯,士民非常高兴。李建成仅仅用了9天时间便攻下西河,杀死高德儒。李渊命令开仓赈饥,招募士兵,把军队分为三军,李渊为大将军,李建成封陇西公、左领军大都督,统领左三军,李世民封敦煌公、右领军大都督,统领右三军,将军府、都督府各置官属,统成了强有力的军事机构,力量更加壮大。  七月,李渊命李元吉留守太原,亲自率军3万,在西突厥兵协助下,向长安进发。长安代王杨侑派虎牙郎将宋老生、骁卫大将军屈突通抵御李渊。李渊南下逼进霍邑(今山西霍县),正赶上连雨,军队缺乏粮食,李渊、裴寂准备返回太原,李世民哭谏,他说:“现在正是收获季节,田野到处都是菽谷,何必担心粮食不够?如果遇到抵抗就班师撤兵,恐怕将士解体,大势已去。”李建成支持李世民的主张,也反对退回太原,李渊才同意与隋军在霍邑交战。战斗开始之前,李渊、李建成在城东列阵,李世民在城南列阵,太原兵初战不利,李世民从城南率骑兵直冲隋将宋老生阵,从背后夹击隋军。李渊与李世民合击,隋军腹背受敌,遭到惨败,宋老生被杀,霍邑被攻克。随后李渊相继攻克临汾郡和绛郡(今山西新绛县),进逼龙门(今山西河津县西北),关中势力最大的一支武装孙华和冯翊(今陕西大荔县)太守萧造投降李渊。  九月,李渊率兵围攻河东(今山西永济县),隋将屈突通固守,久攻不克。裴寂认为应不惜任何代价攻下河东,然后再进入关中,李世民则认为兵贵神速,应该直捣关中。这两种意见都有道理,如果不消灭屈突通而直接入关,那么前面有长安隋军,后面有屈突通援兵,李渊会腹背受敌;如果老师疲兵围攻河东,关中隋军就有充分时间组织有效抵抗,会失去战机。李渊权衡两种意见,各取其长,分兵两路,留诸将围攻河东,牵制屈突通,自己率领李建成、李世民大军攻取长安。李渊率军迅速渡过黄河,派李建成扼守潼关,阻挡关东隋军,李世民自渭北进入三辅,关中各支武装纷纷投降李渊,稳定了关中局势。  十一月,李渊汇合李建成、李世民、刘弘基之兵20余万攻打长安,下令军中,不许侵犯隋朝七庙和代王宗室,违令者夷其二族,遂命诸军攻城,军头雷永吉率先登上城头,京城长安被攻克。李渊在长安迎立代王杨侑为傀儡皇帝,自任使持节、大都督内外诸军事、尚书令、大丞相,加封唐王,与民约法12条,废除隋朝苛政,得到了关中地主阶级的支持和拥护。次年五月,李渊废掉杨侑,自立为帝,建立唐朝。  李渊从太原起兵到攻克长安,只有短短的五个月时间。原因何在呢?总的形势是隋末农民战争打垮了腐朽的隋朝统治,牵制了隋军大量兵力,使隋朝统治集团无力西顾,关中空虚,不能和新兴的李渊集团抗衡,这是总的战略形势决定的。在攻取长安的过程中,李渊父子运用战术巧妙,如与关东李密联合,拖住隋军无暇西顾,入关后立即屯兵潼关,阻住了隋朝援军。具体战术运用方面当机立断,不失时机,如在攻打河东与进军长安时双管齐下,收效显著。事实证明,这种布署是成功的,长安失陷以后,屈突通看到隋朝大势已去,开城投降了李渊。李渊进军途中秋毫无犯,得到了关中地主阶级支持,减少了阻力,因而能够迅速攻占长安,奠定了兴唐基础。

 

==带着历史名将闯三国==

 

细看三国正史,我们就会发现诸葛亮和赵云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那就是一生都不曾与东吴作战,而且也坚决反对与东吴作战。他们的一致意见是先伐魏,魏灭则吴自服,在这一点上诸葛亮赵云二人跟刘备和庞统恰恰相反。站在历史的角度来看,刘备集团是应该先北上伐魏还是西取蜀东吞吴?在这场战略争论中,诸葛亮赵云与刘备庞统谁错了?诸葛亮赵云为啥要跟刘备庞统唱反调?细看之下我们似乎觉得有一伙人的构想和做法,既违背战争规律也不讲群殴技巧,要想取得最后成功,好像要比登天还难。《孙子兵法·作战篇》说:“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夫钝兵挫锐,屈力殚货,则诸侯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谋攻篇》中说:“故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故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用间篇》说:“凡兴师十万,出征千里,百姓之费,公家之奉,日费千金。”孙子兵法这些古文咱们且不翻译,先来看看街头群殴的取胜办法:首先要以众欺寡恃强凌弱,打不过的仗,能不打就不打。群殴乱战的时候,先把最弱的敌人削趴下,然在再去对付最强的,要不然跟最强的对手打得筋疲力竭,对方的战五渣弱鸡也能把你揍趴下。在赤壁之战后,曹操刘备孙权就像街头混战,而且一言不合就开打,也说不上谁跟谁是一伙的,虽然孙权曾经同时向曹魏和刘备示好,曹操父子和刘备都曾主动向孙权进攻,看来是把孙权当成最弱的菜鸟了。背景铺垫完毕,咱们该来说说诸葛亮赵云刘备法正四个人了。诸葛亮的“隆中对”虽然设想“跨有荆益”,但是拿下大半个荆州之后,诸葛亮好像对曹操发生了兴趣,甚至连进取西川都不算啥重要事情了:“曹操就摆在面前,咱们先揍他吧!至于汉中张鲁和益州刘璋,放放再说,反正他们也跑不了。”诸葛亮不着急,孙权着急,周瑜也着急,周瑜筹备取西川,连伤带急,挂掉了。周瑜病故,并没有阻止孙权西进的步伐,他厉兵秣马准备拿下西川,刘备一看大事不好,就派关羽守江陵、张飞屯秭归、诸葛亮据南郡,自己坐镇孱陵,把入蜀之路堵得连只苍蝇都飞不过去。孙权知道自己即使打过去了,也回不来,只好作罢。这时候诸葛亮还是不提进取西川的事,倒是与诸葛亮“并为军师中郎将”的庞统坐不住了,他给刘备出主意:“现在荆州刚刚经历过战火,基本上打烂了,想凭着荆州跟曹操孙权形成鼎足之势,很难,咱们还是拿下比较富庶有比较好打的西川吧!”刘备还在那装好人,实际是等着手下人给他找理由让他师出有名。但是诸葛亮沉默不语,还是庞统根本没道理的说辞“说服”了刘备:“等咱们拿下西川,封刘璋一个大官,划给他一块地盘,也就算对得起他了!”于是刘备带着庞统黄忠魏延入川,诸葛亮关羽张飞赵云留守荆州。这个安排不能说不合理,但是主公刘备出征,不带超级保镖兼大管家、牙门将军赵云,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咱们再往后看,孙权撕毁孙刘盟约杀害了关羽占据了荆州,这时候刘备伐吴师出有名——荆州不能丢,关羽之仇不能不报:荆州丢了隆中对就成了空中楼阁,关羽之仇不报,会伤了很多人的心。在这一点上,张飞是刘备的强力支持者:先灭吴,后伐魏!刘备和张飞能达成共识,却跟诸葛亮赵云说不到一起去:诸葛亮心里不支持,嘴上不反对(咱们说的是正史不是演义),行动上不追随;赵云公开表示强烈反对,而且也没有主动请缨充当先锋。诸葛亮和赵云在伐吴战略上消极怠工甚至公开反对,但是一提起伐魏,这两个人却积极踊跃,诸葛亮宁肯承认孙权的皇帝地位,也要腾出手来专心打曹魏和司马,赵云这时候踊跃请战,一扫伐吴时的消极低调。大家都知道,刘备占据西川和汉中后,一直派魏延在前线对曹魏采取守势,并没有采取任何主动进攻行动。刘备此时是不是已经谋划着消化完刘璋张鲁的地盘之后,再咬孙权一口,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事实上孙权的妹子逃回东吴之后,孙刘两家就已经走到了战争边缘,是伐魏还是灭吴,已经提到了刘备的议事日程上来。最后咱们该来分析一下诸葛亮赵云的专心伐魏和刘备庞统的西取蜀东吞吴(庞统没赶上吞吴)谁对谁错了。诸葛亮六次与曹魏大规模交战,诸葛亮的继任者姜维打了九次,每次都是顿兵坚城之下,吃光了几年积攒的粮食后空手而归,然后再种地、屯粮,攒够了粮再去打,打得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土“民有菜色”。这时候我们就要说到《孙子兵法》了:“十则围之,五则攻之”。由此我们要问一句:蜀汉的兵力能达到曹魏或司马的十倍五倍两倍吗?大家都知道:蜀汉只有九十万人口,兵力连曹魏一半都不到,这点人马去打曹魏,也就是走形式做样子。郝昭带着一千兵,在陈仓城顶住了诸葛亮亲自带队的数万主力二十天的疯狂进攻,军事发明家诸葛亮弄出来的攻城器械都不好使:挖地道、架云梯、冲车撞,郝昭射火箭、扔磨盘。最后诸葛亮只好无功而返,连一个郝昭都没拿下(吓死郝昭拿下陈仓,那是罗贯中的功劳,正史中事实恰恰相反)。这不是诸葛亮无能,也不是郝昭太出色,而是劳师远征顿兵坚城之下,谁也很难打赢。当然,也有人说当年汉太祖高皇帝刘邦就是出西川走蜀道进取中原的,但是我们不要忘了,刘邦手下有萧何张良陈平韩信,项羽这愣货只有一个范增而不能用。而诸葛亮伐魏,自己身兼萧何张良韩信三职,有时候还要客串一下刘邦来掌控全局。至于姜维,可能连韩信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不说诸葛亮姜维能力比刘邦以及汉三杰加陈平,就是那个长了毛比猴子还精的曹操、不长毛也比猴子精的司马懿,也比项羽大大地狡猾。生搬硬套刘邦的成功经验,无异于刻舟求剑。这时候就要请读者诸君来评判了:以刘备驾崩前后的蜀汉实力,应该先北上伐魏还是先西取蜀东吞吴?诸葛亮赵云与刘备庞统谁错了?诸葛亮赵云为什么一定要跟曹魏死磕而要放下身段与背信弃义的东吴联合?笔者认为,这正体现了诸葛亮和赵云对大汉的忠心:只要拿下曹操父子爷孙,那么汉献帝就还是大汉天子,孙权即使暂时不服,也可以慢慢收拾。但是从战略上来考量,灭魏比吞吴要难上不止十倍。我们甚至可以说,诸葛亮姜维伐魏,不过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观新品,赏佳作

重点事件特别关注

原创文章精选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