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传秘籍-了解历史-说历史
分享
懂历史
心目中的家

==曹操传秘籍==

曹操传秘籍

在冷兵器研究所之前的文章《以一城灭一国,傣族市长的进击,明代西南小强麓川暴打缅甸实录》当中,曾提到了明朝末年实力衰退,更因为万历三大征消耗了大量国力,因此于万历中期放弃了对孟养宣慰司麓川思氏的救援,使得缅甸东吁王朝得以吞并缅北高原。▲麓川王国被明王朝驱逐出老巢瑞丽河谷,退出云贵高原之后,龟缩到缅甸北部的孟养由明王朝三宣六慰的布局可见,麓川之役后,麓川原来的核心地区(今德宏一带)被明王朝册封的南甸、干崖、陇川三宣所瓜分。而在明朝初期,经过定边之战后对于麓川的削弱,同为傣族的木邦罕氏便在永乐朝,脱离麓川思氏的控制,取得了和麓川平起平坐的地位。到成化年间,其又通过政治手段从木邦分出孟密,此外缅北高原还有一些其他大大小小的土司。也就是说,龟缩到孟养后,麓川思氏虽然一度强大到吞并了缅甸中部的阿瓦王朝,但并不能如同鼎盛时代一样掌控整个缅北高原。缅北的木邦等其他土邦和迁居孟养的麓川思氏关系复杂,往往互相攻伐,但也经常结为盟友,如麓川雄主思伦(又称色隆法,注意不要和其先祖思伦发,也就是定边之战中被沐英击败的那一位混淆)南下吞并阿瓦王朝,就是取得了同为傣族的木邦和孟密的帮助。1602年,东吁王朝国君良渊王侵占蛮莫(万历十三年从孟密分裂出);1604年,国君良渊王进攻孟养,麓川末代领袖思轰兵败身死,麓川王系彻底断绝;1606年,良渊王的继承者阿那毕隆侵占木邦,至此整个缅北高原落入缅甸东吁王朝之手。需要指出的是,除了作为缅甸世仇的麓川思氏之外,东吁王朝并没有能力断绝缅北所有土邦的王系,其控制力也不足以对缅北高原完全建立起直接统治。许多土司被缅甸征服后,其统治家族仍然延续着世系,只是效忠的对象由大明转换为缅甸。之前明王朝主要着力于强化对云贵高原的控制,对于缅北的控制力本就极为薄弱,加上在衰落期遇上上升期的东吁王朝,因此虽然明缅战争屡次获胜,最后还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失去了缅北高原的名义控制权。▲明缅战争使得东吁王朝元气大伤,被其吞并的泰国重新独立。然而末年的明王朝内忧外患,对于缅北事务不能善始善终,终于没有保住缅北高原然而到18世纪,东吁王朝也步入了末路,内忧外患,边地纷纷失控。如木邦土司就从东吁王朝重新独立出来,又成为一家自由土邦。但木邦统治者深知缅甸的混乱是暂时的,一旦有新的王朝取代衰朽的东吁王朝,必然会重新经略缅北,到时候对于缅北众土邦的压制和剥削将远比东吁时代要严酷。因此,1749年(乾隆十四年),木邦向清王朝上书,要求归顺清朝。这是因为明王朝时期,对于缅北的土司管理极为宽松,木邦认为如果加入清王朝,能享受极高的自治权,比起在缅甸体内要好得多。如果乾隆帝接受了木邦的请求,那么缅北土司必然纷纷效仿木邦,回归中国。而此时东吁王朝已经日暮西山,根本无法阻止木邦的脱离。乾隆皇帝却不想惹事,拒绝了木邦的请求。▲乾隆帝剧照除了诸多土邦之外,缅北高原还有华人建立的势力——茂隆银厂,由一个叫吴尚贤的云南人建立,拥有武装护卫数千人,矿工数万人。1751年,缅甸东吁王朝已经处于灭亡边缘,吴尚贤便劝说东吁王朝派出使团向清朝借兵,希望清王朝趁机接收缅北高原,这样茂隆银厂也能得到国家的庇护。然而乾隆皇帝认为吴尚贤以商乱政,殊不能忍,不但拒绝了东吁王朝的请求,还令人将随缅甸使团入贡的吴尚贤逮捕,使之饿死狱中。吴尚贤死后,茂隆银厂也衰落了。▲贡榜王朝开国君主雍籍牙野心勃勃1752年,起义的孟族军队占领东吁王朝国都阿瓦,然而贡榜王朝开创者雍籍牙黄雀在后,击败了孟人,成为东吁王朝的继承者。新生的贡榜王朝锐意扩张,攻击性极强。木邦与华人势力桂家联合抵抗贡榜王朝的扩张,并向清朝求援,清王朝又不理会。桂家战败之后,首领宫里雁想要投奔清朝,又被云贵总督吴达善以不想惹事为理由拒绝,宫里雁于是投奔云南境内的孟连土司,结果孟连土司趁宫里雁外出时,试图吞并桂家部众,被宫里雁之妻杀死,而在外不知情的宫里雁也被清王朝边吏捕杀,来作为对孟连土司的交代。▲贡榜王朝与清王朝的对峙在木邦、茂隆银厂和桂家的处理上,清王朝的做法实在让人齿冷。须知这可是乾隆初年的大清全盛之日,刚经过雍正摊丁入亩的改革,完全说不上什么国力不足,而准噶尔之役的收官之战也要等乾隆十九年(1754年)才会爆发,之前并没有什么事情牵制清王朝用兵。▲伊犁将军明瑞战死于清缅战争对于缅甸事务的一再漠不关心和绥靖退让,很快招致了恶果。得寸进尺的缅甸贡榜王朝对云南发起了进攻,引发清缅战争,使得清王朝损失惨重,战死病死士卒数万,名将明瑞战死沙场,大学士傅恒病死军中,消耗粮饷物资不可胜计,最后以混杂着惨败的尴尬平局告终。如果乾隆果断趁贡榜王朝尚未建立,就介入缅甸局势或者接受木邦等缅北土司的归附,那么很可能收复缅北高原,而贡榜王朝建立后也未必敢于挑衅摆出积极姿态的清朝。而乾隆帝之所以表现出如此消极态度,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在于清朝自我定位是北边王朝,对于南方事务的关心远不及汉人王朝,甚至不希望南方增加半独立政治实体的变数。

 

==曹操传秘籍==

曹操传秘籍

  南北朝时期,南北对立,战争不断;南朝内部赋税、徭役、兵役的加重,官吏的贪污腐化,自然灾害的不断发生,使得人民与统治阶级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剧。南朝统治者为了消灭人民的反抗意识,进一步依靠宗教迷信作为麻醉人民的鸦片烟。佛教给人们虚构了一个来生的世界,宣称人死灵魂不灭,根据在生的善、恶,或入天堂极乐世界,或入地狱受各种痛苦;它要求人民放弃一切反抗,忍受现实生活中的一切苦难,而把希望寄托于所谓“来世”。这正符合统治阶级的利益。他们也从佛教教义中得到了安慰,只要信佛,并且做些“功德”,来世就可以继续享受富贵荣华。因此,他们极力提倡佛教,到处兴建佛寺,铸雕塑佛像。佛教在南朝很盛行。在南朝,仅在首都建康城(今南京市)就有480寺;全境的寺院成千上万,僧众以百万计。  佛教的神不灭唯心主义哲学思想,遭到了当时以神灭论为代表的唯物主义者的反对。其中最著名唯物主义代表是范缜(450——515年)。《梁书·范缜传》:缜祖籍南乡舞阳(今河南泌阳县西北),祖琢之,官至中书郎;父蒙,曾为奉朝请,早卒。缜少孤贫,弱冠,拜当时的名儒刘瓛为师。他卓越不群,勤奋好学,深受刘瓛赏识。“既长,博通经术,尤精《三礼》。”由于“性质直,好危言高论,”不为朝廷所重,一直怀才不遇,穷困潦倒,25岁就白了头。35岁始起家齐朝宁蛮主薄,累迁至尚书殿中郎。大概就在他入仕前后,愤世黑暗与佛教的欺骗,于是研究汉魏以来,特别是杨泉、何承天等人的无神论和神灭论思想,对佛教唯心主义进行坚决斗争。永明七年(489年),笃信佛教的竟陵王萧子良大宴宾客,范缜在座上发言反对佛教的神不灭与因果报应。子良问:“君、不信因果,何得有富贵贫贱?”缜答道:“人生如树花同发,随风而坠,自有拂簾幌坠于茵席之上,自有关篱墙范于粪溷之中。附茵席者,殿下是也;落粪溷者,下官是也。贵贱虽复殊途,因果竟在何处?”他的意思是:人们的富贵贫贱并不是前生注定或因果报应的结果,而是由不同的客观条件造成的。“子良不能屈,然深怪之。”  为了进一步展开论战,范缜乃以问答形式,著《神灭论》,论述其理。他指出:“神即形也,形即神也,是以形存则神存,形谢则神灭也。”就是说,身体和精神是对立的统一体,精神(灵魂)从属于身体,身体存在就有精神(灵魂),人死了,精神(灵魂)也就随之消灭。又说,形体与精神是统一的,互为依存而不能分割的。  他又举例说:精神就像锋利,形体就像是刀刃。离开了锋利就无所谓刀刃,离开了刀刃就谈不上锋利。没有听说刀没有了而锋利还存在的,岂有形体亡了精神还在的道理?从而,他作出了形与神关系的正确论断。 形神关系问题,是当时哲学上的一个关键性的理论问题,也是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分水岭。范缜关于“形神相即”和形质神用的一元论体系,是我国古代哲学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当时论敌提出:木与人既都是质,但是“木之质无知也,人之质有知也。人既有如木之质,而有异木之知,岂非木有其一,人有其二邪?活人和死人都有形骸,岂不是死人与活人都有知?”也就是说精神可以离开形体而单独存在。范缜解释说:人与木、生人与死人虽然都是质体,但是两者的本质属性不同,觉是人生的属性,无知是木和死人的属性属,两者不能相提并论。  论敌又提出:既然生人之形有知。那么,“死者之形骸,非生者之形骸邪?”如此,死人也应有知,有灵魂。范缜辩解说:“生形之非死形,死形之非生形。区已革矣,安有生人之形骸,而有死人之骨骼哉?”有如“荣木变枯木,枯木之质,宁是荣木之体?”即是说,由生人变死人,荣木变枯木,是一种质变,不能等同。“若枯即是荣,荣即是枯,应荣时凋零,枯时结实也。又荣木不应变为枯木,以荣即枯,无所复变也,荣枯是一,何不先枯后荣?要先荣后枯,何也?”“生灭之体,要有其次故也。夫欻而生者必欻而灭,渐而生者必渐而灭。欻而生者,飘骤是也;渐而生者,动植是也。有欻有渐,物之理也。”就是说,人由生到死,树由荣变枯,是自然一定变化的规律,生与死,荣与枯,两者既不同质,也不能反变和循环。这些有关物质的属性和事物发展规律的解释,进一步发展了当时的唯物主义基本原理。  在“知”(感性)与“虑”,(理性)认识上,论敌们问道:“形即是神者,手等亦是神邪?”范答:“皆是神之分也。”又问:“若皆是神之分,神既虑,手等亦应虑也?”范答:“手等亦应能有痛痒之知,而无是非之虑。”“浅则为知,深则为虑。”即是说,认识分为知、虑两个阶段,手等只有痛痒之知,而无是非之虑。他认为:“是非之虑,心器所主,”而“五脏各有所司,无有能虑者。”论敌们又问:“虑体无本”(即思维活动不必依赖一定的生理器官)。范答:“苟无本于我形,而可编寄于异地,亦可张甲之情寄王乙之躯,李丙之性托赵丁之体。然乎哉?不然也。”由此可见,他发展了认识论。只是由于当时的科学不发达,他把人类思维的器官错误的以为是心。范缜在《神灭论》最后指责“浮屠害政,桑门蠹俗,风惊雾起,驰荡不休。”由于迷信佛教,“惑以茫昧之言,惧以阿鼻之苦,诱以虚诞之辞,欣以兜率之乐”之故,“家家弃其亲爱,人人绝其嗣续。致使兵挫于行间,吏空于官府,粟馨于隋游,货殚于泥木。……惟此之故,其流莫已,其病无限。”  《南史·范缜传》载言:此论一出,朝野震动,肖子良急忙召集名僧和名士王琰等诂难之。但是,都无法难倒范缜。于是子良心生一计,以中书郎为诱饵,派王融去劝说范缜放弃神灭论,缜大笑道:“使范缜卖论取官,已至令仆矣,何但中书郎邪?!”这体现了他坚持真理的高尚品德。  梁武帝是一个狂热的佛教徒,他对范缜的神灭论感到极度不安。取代萧齐后不久,即发动和组织对范缜的围剿。他在《敕答臣下神灭论》中,指责缜“违经背亲,言语可息。”并对缜挑衅说:“欲谈无佛,应设宾主,标其宗旨,辩其短长。”  据《弘明集》记载:天监六年(507年),他亲自组织朝贵64人,先后写出75篇文章,围攻范缜的《神灭论》。其中有尚书令沈约的《形神论》、《神不灭论》,东宫舍人曹思文的《难〈神灭论〉》、《重难〈神灭论〉》等,光禄大夫萧琛的《难〈神灭论〉》等,这些文章都拿不出驳倒《神灭论》的有力论据;  而辅国将军韦睿等人的文章更出其右,他们只是按梁武帝的旨意,用“异端”、“外道”、“妨政”等大帽子去企图压服范缜,这当然也毫无用处,曹思文后来在上奏中也承认:“思文情识愚浅,无以折其锋锐。”梁武帝无奈,最后只得以范缜“灭圣”、“乖理”等钦定罪名,来结束这场辩论。  范缜的《神灭论》为我国古代的唯物主义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也存在着一些缺点:首先,他是站在儒家立场上反对佛教的,因而对儒家经典中提到的鬼神观不敢公开反对;其次,他没有揭露整个封建地主阶级的剥削本质;最后,他还把形体分为“圣人之神”和“凡人之神”。这些,都是受时代局限性和阶级局限性的结果。因此,他还不是一个彻底的无神论者。

 

==曹操传秘籍==

曹操传秘籍

自古以来,世人都羡慕一朝的皇帝,羡慕那至高无上的地位,羡慕那无可逾越的权势,羡慕那锦衣玉食的生活,但不知,风光的背后,却有诸多的无奈与心酸。俗话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只有拥有强大的民心,才能保证皇位的稳固。一旦失去民心,一切都将化为乌有,最终,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之中。古代的民心,就像现在的选举,事先都要有“民调”,没有人民的支持,没有民意的积淀,就等于在沙土上盖房子,顷刻就倒。在中国的历史上,有这么一位皇帝,虽然有治理国家的才能,但是,他却刚愎自用,自以为是,做事没有道德底线,践踏伦理纲常,一年就被自己的人民抛弃暴尸路边,最终,落得一个凄惨的下场。据史料记载,早期的张祚“博学雄武,有政事之才”。只是,在他设计得到皇位之后,一心不务正业,玩弄权术,纵容自己贪图享乐。他的皇位,本来就是“名不正言不顺”。公元353年,十六国时期前凉政权的君主张重华去世,他的儿子张耀灵继承了皇位,那时,张耀灵才刚刚十岁。作为先帝哥哥的张祚,那时候只是一个长宁侯。但是,他却仗着长辈的身份,没有把这个小皇帝放进眼里,甚至,萌生了取而代之的念头。根据《晋书》的记载:“长宁侯祚性倾巧,善承内外··· ···祚先烝重华母马氏,马氏遂从缉议,命废耀灵为凉宁侯而立祚。” 此人虽有些小智慧,但是,做人不和善,会为了自身的利益,趋炎附势,没有任何的道德底线。

 

==曹操传秘籍==

 

公元前284年,燕昭王以乐毅为上将军,合燕、秦、韩、赵、魏攻齐,攻入临淄,连下七十三城,齐城不下者只有莒和即墨。也即在“五国伐齐”中,齐国遭到了燕国、秦国、韩国、赵国、魏国的重创。燕军引兵东围即墨,城中推举田单为将。双方相持达五年。公元前279年,燕昭王逝世,燕惠王继位,田单使用反间计,并且以“火牛阵”大败燕军,收复失地。由此,虽然乐毅在五国伐齐中连下齐国70余座城池,但是,田单还是成功帮助齐国复国。自公元前279年复国,到了公元前221年灭亡,齐国又又坚持了58年,却一直没有半点作为,这是为什么呢?一首先,在五国伐齐和田单复国之前,齐国在战国七雄中不仅实力强大,而且存在感非常强。比如在桂陵之战、马陵之战中,齐国两次击败魏国,夺取了中原霸主的宝座。在垂沙之战中,齐国联合韩国、魏国重创楚国,又一度和秦国并称为“东西二帝”。不过,在五国伐齐和田单复国后,齐国却一下子没有了声音,也即在战国七雄中,后期的齐国还没有燕国、韩国等诸侯国有作为,这是为什么呢?对此,在笔者看来,原因主要分为以下几点。一方面,在田单复国后,齐襄王这位君主能力有限,导致齐国毫无作为。二根据《战国策》、《左传》等史料的记载,公元前279年,田单复国后,到莒城迎接齐襄王回到齐国都城临淄(今山东淄博)。齐国之前失去的领土全部收复。齐襄王于是封田单为安平君。不过,在此之后,齐襄王在位时的齐国,却屡遭战国七雄的进攻。公元前274年,赵国将领燕周率军攻打齐国,夺取齐国的昌城、高堂二地。公元前271年,赵国大臣蔺相如率军攻打齐国,攻至齐国的平邑后撤军。一年后,秦国攻打齐国的刚邑和寿邑二城。面对赵国、秦国等诸侯国的进攻,齐襄王始终没有组织有力地还击,这无疑是齐襄王能力有限的重要体现。三另一方面,齐襄王还猜忌为齐国立下赫赫战功田单,导致田单前往赵国出将入相,封号都平君,死后葬于安平城内。对此,在笔者看来,如果田单一直在齐国的话,无疑能够帮助齐国参与到战国七雄的较量中,但是,在田单离开后,齐国几乎没有什么良将贤臣了。因此,在长平之战、邯郸之战等战役中,齐国可谓毫无作为,也即齐国没有抓住这些机遇,以此壮大自身的实力。根据《战国策》、《左传》等史料的记载,公元前265年(齐襄王十九年),齐襄王这位比较平庸的君主去世,其子田建继位,史称齐王建。四最后,齐王建在位期间,由于秦国实行远交近攻的策略,笼络齐国,优先进攻韩国、魏国、赵国等国,齐国才得以安享太平。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唇亡齿寒,在赵国、韩国、魏国、楚国相继灭亡后,齐国又怎能独善其身呢?进一步来说,齐王建在位期间,齐国选择了隔岸观火的态度,也即任由秦国消灭山东六国中的其他诸侯国。在此基础上,在田单复国后的58年时间中,齐国要么被进攻,要么明哲保身,也即始终没有主动出击,参与到战国七雄中的较量中,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存在感了。当然,齐国之所以这么选择,也可能是五国伐齐所带来的影响实在太深远了,导致齐国对战国七雄中的其他诸侯国都没有信任感,所以不愿意参与其中

 

观新品,赏佳作

重点事件特别关注

原创文章精选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