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诸葛亮的事迹-了解历史-说历史
分享
懂历史
心目中的家

==关于诸葛亮的事迹==

关于诸葛亮的事迹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中有:“(吴国)西破强楚,入郢;北威齐、晋,显名诸侯,孙子与有力焉!”这里所说的“西破强楚,入郢”一事,就是春秋末期周敬王十四年(公元前506年)爆发的著名的吴楚柏举之战。  吴国是春秋晚期勃兴于南方地区的一个国家,它在发展过程中,与南方地区的强国楚国产生了尖锐的矛盾,以至长期付诸武力,兵戎相见。从公元前584年第一次“州来之战”起,两国之间在短短的60余年时间里,曾先后发生过十次大规模的战争,其中吴军全胜六次,楚军全胜一次,互有胜负三次。总的趋势是,吴国逐渐由弱变强,开始占据战略上的主动地位。它终于导致了吴楚两国决定战争胜负的“柏举之战”。  吴王阖闾是一位英明有为的君主,他即位以后,励精图治,发展生产,改良吏治,整军经武:“立城郭,设守备,实仓廪,治兵库”,并大胆起用伍子胥、孙武、伯嚭等外来杰出军政人才,积极从事争霸大业。这时,西方的强楚,就成了吴国胜利前进道路上的最大障碍。换句话说,也就是只有在过去积小胜的基础上,从根本上打垮或削弱楚国,阖闾才能实现自己成为中原霸主的梦想。吴楚战略决战箭在弦上,势在必行。  “吉人自有天助”,楚国当时的现状,为阖闾梦想得以实现提供了极为有利的契机。进入春秋以来,楚同晋国长期征战,争霸中原,搞得民疲财竭,国力中衰。同时楚国内部政治黑暗,军事无能,民众怨愤,君臣离心,也给敌国创造了可乘之机。所以说,当时的楚国虽然貌似庞然大物,余威尚存,可其实早已是外强中干,是经不得风雨飘摇的,吴楚柏举之战前夕,楚国实际上已经处于战略上的被动地位了。  当然,从整体实力上来说,楚对吴还具有一定的优势。所以当公元前512年阖闾第一次提出大举攻楚的战略计划时,睿智的孙武即以“民劳,未可,待之”的理由加以劝阻。不过吴国君臣并未消极地守株待兔,他们的厉害,就在于他们从不消极等待敌方出现破绽,而是积极运用谋略,主动创造条件,完成敌我优劣对比的转换。为此,它首先伐灭楚国的羽翼——徐和钟吾这两个小国,为进而伐楚扫清道路。其次,也是更为重要的,是采用了伍子胥提出的“疲楚误楚”的高明战略方针。具体做法是,将吴军分为三支,轮番出击,骚扰楚军,麻痹敌手。这一措施实行了六年有余,吴军先后袭击楚国的夷(今安徽涡阳附近)、潜(今安徽霍山东北)、六(今安徽六安北)等地,害得楚军疲于奔命,斗志沮丧。同时,吴军这种稍尝辄止、不作决战的做法,也给楚军造成错觉,误以为吴军的行动仅仅是“骚扰”而已,而忽视了吴军这些“佯动”背后所包藏的“祸心”,放松了应有的警惕,到头来栽了大跟斗。  公元前506年,给楚国致命一击的时机终于来到了。这年秋天,楚国大军围攻蔡国,蔡在危急中向吴国求救。另外,唐国国君也因愤恨于楚国的不断侵凌勒索,而主动与吴国通好,要求助吴抗楚。唐、蔡两国虽是蕞尔小国,但位居楚国的北部侧背,战略地位相当重要。吴国通过和它们结盟,遂可以实施其避开楚国正面,进行战略迂回、大举突袭,直捣腹心的作战计划。  同年冬天,吴王阖闾亲率其弟夫概和谋臣武将伍子胥、伯嚭、孙武等,倾全国3万水陆之师,乘楚军连年作战极度疲惫,东北部防御空虚薄弱之隙,进行战略奇袭,吴军溯淮水浩荡西进。进抵淮汭(今安徽凤台附近,一说今河南潢州西北)后舍舟登陆,以3500精锐士卒为前锋,在蔡、唐军配合导引下,兵不血刃,迅速地通过楚国北部大隧、直辕、冥阨三关险隘(在今河南信阳南),挺进到汉水东岸。取得“出其不意,攻其无备”的战略效果。这堪称实践孙武“以迂为直”原则的杰出典范。  楚军在极其被动的情况下仓猝应战。楚昭王急派令尹囊瓦、左司马沈尹戍、武城大夫黑、大夫史皇等人率军赶至汉水西岸进行防御。两军隔着汉水互相对峙。楚军中左司马沈尹戍是一位头脑冷静的优秀军事指挥家。他针对吴军作战的特点,向统帅囊瓦提出如下建议:由囊瓦率楚军主力沿汉水西岸阻击吴军的进攻,正面牵制吴军。而由他本人北上方城(今河南方城县境),征集那里的楚军,迂回到吴军的侧后,毁坏吴军舟楫,阻塞三关,切断吴军的归路。尔后与囊瓦所率的主力实施前后夹击,一举消灭吴军。囊瓦起初同意了沈尹戍的建议,可是待沈尹戍奔赴方城后,却又听从武城黑和史皇的挑拨怂恿,出于贪立战功的心理,而一改原先商定的作战计划,采取冒进速战的方针,不待沈尹戍军完成迂回包抄行动,即擅自单独渡过汉水向吴军进攻。  吴军见楚军主动出击,大喜过望,遂采取后退疲敌、寻机决战的方针,主动由汉水东岸后撤。囊瓦果然中计,尾随吴军而来,自小别(在今湖北汉川东南)至大别(今湖北境大别山脉)间,连续与吴军交战,但结果总是失利,由此而造成士气低落、军队疲惫。  吴军见楚军已陷入完全被动的困境,于是当机立断,决定同楚军进行战略决战。十一月十九日,吴军在柏举(今湖北汉川县北,一说湖北麻城)列阵迎战楚军。阖闾弟夫概认为囊瓦素来不得人心,楚军无死战之志。因此主张吴军立即主动发起攻击。指出,只要吴军一进攻,楚军就必然溃逃,届时再以主力投入战斗,必能大获全胜。但阖闾出于谨慎而否决了夫概的意见。夫概不愿放弃这一胜敌的良机,便率领自己的五千部属奋勇进攻囊瓦的军队。楚军一触即溃,阵势大乱。阖闾见夫概部突击成功,乃乘机以主力投入交战,扩张战果,大胜楚军。囊瓦失魂落魄,弃军逃奔郑国,史皇战死沙场。  楚军主力在柏举决战遭重创后狼狈向西溃逃。吴军及时实施战略追击,尾随不舍。终于在柏举西南的清发水(今湖北安陆西的涢水)追及楚军。吴军“因敌制胜”,用“半济击”的战法,再度给渡河逃命中的楚军以沉重的打击。吴军继续追击,至雍澨(今湖北京山西南)追及正在埋锅造饭的楚囊瓦军残部,大破之。并与由息(今河南息县西南)回救的楚军沈尹戍部遭遇。经过反复激烈的拼杀,楚军又被战败,主将沈尹戍伤重身亡。至此,楚军全线崩溃,郢都(今湖北江陵西北)完全暴露在吴军面前。吴军长驱直入,势如破竹,五战五胜,于十一月二十九,一举攻陷郢都。楚昭王凄凄惨惨,惶惶如丧家之犬逃往随国(今湖北随州)。柏举之战遂以吴军的辉煌胜利而告终结。至于吴军入郢后上下忘乎所以,纵暴郢都,内讧迭起,在秦楚联军的反击下,军事、政治均陷于被动,最后被迫退回吴国,那已是后事了。用孙武自己的话来说,这便是“夫战胜攻取,而不修其功者,凶。命曰费留”。  柏举之战是春秋晚期一次规模宏大、战法灵活、影响深远的大战。吴军灵活机动,因敌用兵,以迂回奔袭、后退疲敌、寻机决战、深远追击的战法,一举战胜多年的敌手楚国,给长期称雄的楚国以十分沉重的打击,从而有力地改变了春秋晚期的整个战略格局,为吴国的进一步崛起,进而争霸中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吴军的取胜,首先是修明政治、发展生产、充实军备的结果。其次也是善于“伐交”,争取晋国的支援和唐、蔡两国的协助的产物。其三,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在于其作战指导上的高明。一是采取疲楚误楚的正确策略,使楚军疲于奔命,并且松懈戒备;二是正确选择有利的进攻方向,“以迂为直”,乘隙蹈虚,实施远距离的战略袭击,使楚军在十分被动情况下仓猝应战;三是把握有利的决战时机,先发制人,一举击败楚军的主力;四是适时进行战略追击,不给楚军以重整旗鼓、进行反击的任何机会,最终顺利地夺取战争的胜利。  楚军的失败,其政治、外交上的原因,在于其政治腐效、内部动乱、将帅不和、四面树敌、自陷孤立。从军事上看,则在于其疏于戒备,遭致奇袭;在于其主将贪鄙无能,临战乏术;在于其轻率决战,一败即溃。

 

==关于诸葛亮的事迹==

关于诸葛亮的事迹

  作为东西方的丝绸之路,包括了陆海交通的两个方面,按照丝绸之路扫展规律,先是以陆上丝路为主,后来才被兴起的海上丝绸所代替。  虽然海上丝路的历史也很古老,但却长期未能超过陆上丝路的发展,只是到了中古初期,尤其是公元8世纪中叶以后,东西海上交通空前繁荣,海上丝路才声速发展。中古海上丝路的发展,无疑和中国唐代丝路的发展变化有密切关系。唐代时,东西京广线济文化交流出现了高潮,丝绸之路繁荣无比。迄今一般研究唐代丝路的文章,仅仅了限于表述唐代对外陆海交通的繁荣,却不了解两者间的交替变化。其实唐代对外陆海交通的发展并不平衡,而且存在着发展的先后区别和差异;公元8世纪中叶,正当唐代中期,在此以前主要是陆上丝路的发现超过了海上丝路,而到了唐代中期后,却是陆上丝路衰落和海上丝路的兴起。如果说陆海两路相继繁荣的高潮,曾构成了唐代丝路的内容和特点,那么,这两个高潮的先后出现,又直接反映了东西丝路发展史上陆海两路的交替。作为唐代前期出现的陆上丝路高潮,不过是继汉代以来陆上丝路发展的"顶峰",随着这个高潮的先后出现,从此陆上丝路也就失去了发展的优势(当然是相对海上丝路而言);而唐代中期后海上丝发展史上也处于重要的斩折时期。因此,要了解海上丝路的发展,不能不研究唐代丝路,尤其是研究唐代陆海丝路的变化和交替。   唐代前期陆上丝路的极盛而衰   一般所谓的"丝路黄金时代",主要是指唐代前期的陆上丝路。时至"安史之乱"以前,陆上丝路发展到了高峰,形成了自汉以来东西陆路交通的极盛高潮。其时外陆效空前繁荣,亦如史籍所载:"伊吾之右,波斯以东,商旅相继,职贡不绝"。为什么说唐代前期陆上丝路发展到了高峰?而这咱发展高峰又是指什么而言?以下试从两个方面加以阐述。   其一,丝路的南北扩展和横行线路密布以及整个丝路网状结构的形成,这是唐代前期陆上丝路高度发展的第一个重要反映。   举世闻名的丝路,既是架设在东西方之间的友好桥梁,又是联结国内各民族的重要纽带。因此从丝路形成之日起,其发展的总趋势,不仅是向东西方延伸,同时也向南北方向扩展。从汉代开始,陆上丝路就沿着天山南北逐渐形成了东西交往的北、中、南三条基本干线;同时又由于南北边塞各民族的频繁活动,为唐代丝路向南北扩展奠定了基础。   先来看看唐代丝路向北扩展的情况。唐代以前,随着中国北方民族的兴起,先后出现了匈奴、鲜卑、柔然和突厥等不断南下和西迁活动,因此漠北地区早就和西域丝路发生了联系。但是,由于汉代以后的中国长期处于分裂局面,因而这咱效和联系却常常被相互间的争夺和混战而遭到冲击和中断。只有到了唐代,由于中国重新统一和进一步扩大了西北疆域,团结和联合了西北各民族,从而才使丝路向漠北方面获得了稳定的扩展。早在唐代朝初年,占据和控制了丝路的突厥族首先统一于唐朝政府。贞观四年(公元630年,),太宗率军击败了东突厥贵族政权,并和西突厥加强了友好联系,接着又扫除了高昌、焉耆、龟兹等分裂势力。贞观十四年(公元640年),唐朝在西域地区设立了安西大都护府,统辖了下属的各个都督府、州、进一步加强了西部边疆的军事和行政管理,保证了丝路的繁荣畅通。不久以后,唐朝政府又完成了对漠北地区的统一。唐代以前,漠北地区先后属于东、西突厥控制下,当地的铁勒各部因不堪突厥贵族的压迫和剥削,薛延陀、回纥、拔野古、拔罗、制骨等多次掀起反抗突厥贵族的斗争。唐朝初年,铁勒部斗争取得胜利,薛延陀政权建立,日益强大并在漠北称雄一时。贞观二十年(公元646年),唐军乘其内乱攻入漠北,薛延陀政权瓦解,下属回纥等铁勒 2 3部归附唐朝,并"请置唐官"。唐朝政府于其故地设置了六府七州,后来又于贝加尔湖东北和唐努乌梁海一带增设了玄阙州、烛龙州和坚昆都督府。上述各个府、州长官都督、刺史,皆由唐朝政府委任原诸部酋长担任,并归属于设立在故单于台(故址在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西)的燕然都护府所统领。此后,又应铁勒各部所请,特在回纥以南开辟了"参天可汗道",沿途置邮驿68所,并备有驿马、酒肉等专供往来官吏和行贾。通过此"参天可汗道",不仅加强了漠北与中原之间的联系,而且也开辟了西部与北部边疆往来的通道。从此以后,西部地区已和广大漠北连成一片,因而丝路向北面获得了显著扩展。   与丝路的北面一样,丝路也向南边发展。唐代以前,随着羌族和吐谷浑等的兴起和活动,早已开辟了青藏高原和南疆地区相通的道路。如在北魏明帝时,宋云、惠生西游印度,曾由今青海柴达木盆地北边,涉行沙碛,直穿阿尔金山到达丝路南道上的且末后,再往西去。此外,北周明帝武成元年(公元559年),乾陀罗僧侣因那崛多东来时,走的也是相反方向的同一路线:他是经由丝路南道的和田至且末,再南下穿过阿尔金山,经由青海到达长安。公元7世纪时,吐蕃兴起,兼并了吐谷浑后,继续保持了此条道路的畅通,并在西北开辟了经由喀喇昆仑能向尼泊尔的另一条所谓吐蕃--尼泊尔的通路。唐朝贞观年间,中国和印度发展友好关系,太宗命王玄策、李义表出使印度,其三次返都是经由西藏--尼泊尔一路。唐道宣所著《释迦方志》中,曾对此道有较详细记述,书中称其为当时中国僧侣游历印度的东道,并详细记载了从河西,经青海,由西藏进入尼泊尔的具体路线。通过上述支线的开辟,不仅说明了此道的繁荣畅通,同时也反映了丝路已向南面大大扩展。      其二,作为唐代前期丝路发展高峰的另一明显反映,是丝路北道的重要和繁荣以及沿北道上一些新兴都市和贸易中心的出现。   虽然很早以前,东西方游牧民族就在中亚北部开辟了亚、欧相通的"草原之路"。以后在我国《三国志》中所引的《魏略·西戎传》中,也开始提到了丝路北道。但由于绿洲地区的继续繁荣,丝路的东西往来仍然侧重在天山以南地区。只有到了后来突厥族兴起,丝路北道才越来越显示其重要性。突厥原游牧于叶尼塞河和阿尔泰山一带,它在公元6世纪中叶,已经是占有"东自辽海以西,西至西海万里,南至沙漠以北,北至北海五六千里"的广大地区。后来,突厥分裂为东西两大部分,西突厥曾和东罗马结成联盟,从而加强了相互间的政治、经济联系。据弥南窦史所载,当时东罗马和西突厥之间互派使节,往来不绝。按东罗马使臣蔡马库斯从西突厥返回拜占庭的路线,是和裴炬《西域图记》中的丝路北道完全符合,都是经由天山以北和威海、里海、以及黑海北面直达地中海。可见早在隋代里,丝路北道已在西突厥控制下趋于繁荣,到了唐代初年,随着西突厥的统一于唐朝,则更加促进了它的兴盛和畅通。早在贞观年间,太宗即在天山以北建立过瑶池都督府。高宗在歼灭阿史那贺鲁的分裂活动后,又在原西突厥聚居的天山北部设立了昆陵和蒙池两都护府,并下设许多都督府、州。到了武后长安二年,又从原安西大都护府中划出了北庭大都护府,其治所设于庭州,所辖地区正是天山以北的丝路北道。从这些行政机构的设立,完全说明了北道的重要和畅通无阻,尤其在开元七年,玄宗曾下令向丝路上的商贾征税,特令"由北道者轮台征之",可见当时丝路北道日趋重要,并在东西方经济交往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与天山以南的丝路相比较,丝路北道不仅缩短和减少东西往来的距离与里程,并可摆脱翻越葱岭的天险,尤其是不受波斯垄断丝路的控制,从而使生产丝绸的中国和消费丝绸最多的东罗马直接发生交往。因而丝路北道的繁荣是继汉代以来对外陆路交通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整个陆上丝路发展高峰的重要标志。从此以后,回鹘、西辽以及蒙古向西扩展,都主要是经由丝路北道的西方发生联系。   由于丝路北道的繁荣,因而在唐代前期沿着天山以北现现了许多新兴都市和贸易中心,其中著名的有庭州、弓月、轮台、热海、碎叶、垣逻斯等等。   陆上丝路虽然在唐代前期发展到了高峰,形成了它的"黄金时期",但好景不长,到了唐代中期便突然衰落。随着"安史之乱"爆发,唐朝驻守西疆的四镇边兵东调长安,一时西北边防空虚,吐蕃乘机北上占据河陇,回鹘亦南下控制了阿尔泰山一带,同时西边的大食亦加强了中亚河中地区的攻势,随之出现了这三种力量之间的争夺与混战。从此,唐朝政府失去了对西域的控制,一时丝路上"道路梗绝,往来不通"。由于唐朝失去了和西域的联系,陆上丝路由此中断,因而反映在杜甫的诗中有"乘槎消息断,何处觅张骞"的哀叹以及"崆峒西极过昆仑,驼马由来拥国门,数年逆气路中断,蕃人闻道渐星奔"的描述。   虽然唐代陆上丝路的衰落始于"安史之乱",但"安史之乱"只是引起它衰落的契机而不是原因,否则为什么"安史之乱"以后陆上丝路也不能恢复到原先的"黄金时期"呢?可见,决定唐代陆上丝路的衰落又是海上丝路的兴起有关。但唐代中期海上丝路之兴起,却有其更加复杂和深刻的原因。   总之,随着唐代全国的统一,丝路正是这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向南北方向大大扩展,其时丝路北面已远越天山直抵漠北,而南面已超过了昆仑和喀喇昆仑直接与昆仑与青藏高原联结一起。与丝路南北扩展的同时,其北面现现了经由阿尔泰山与漠北相通的道路。南面也现了由阿尔金山翻越喀喇昆仑和青藏高原联系的路线。与此同时,在今新疆地区,也现现了更多 多的横向路线,从而把整个丝路联结成一个整体。这些横向线路虽然早已存在,如《隋书》所载:"其三道(指北、中、南三道)诸国,亦自有路,南北交通"。但到了唐代时,由于完成了西部边疆的统一,扫除了广大西域地区之间的分裂割据,加强了相互间的联系,因而使各道之间的横行线路大大增加。关于当时横行线路的密布善,可以从唐代在西域地区建立的行政机构和军事设施中看出。唐代前期,除了在西域地区建立安西、北庭两大都护府,下辖各个都督府、州外,并在各地设置"军"、"城"、"镇"、"守捉"等各军事据点。这些府、州所在地和种个军事据点,既是行政和军事要地,也是一些交通中心,它们各自有路,彼此相通,从而形成了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路线。   尤其是著名的唐代安西四镇:安西、疏勒、于阗、碎叶(后为焉耋),更是四通八达,往来无阻的一个个交通中心。此外,北庭大都护府的所在地庭州和安西大都护府的所在地安西,更是天山南北的交通枢纽。如安西地区,其西北通碎叶,西南通疏勒、于阗,东通焉耆等等。我国考古工作者在新疆发现了唐代文书《高昌县上安西都护府牒》,从其内容中可见安西曾和弓月城相通,而且这条弓月道,还是当时丝绸之路上一条相当繁荣的横行道。总之,在唐代前期,无数南北相通的横行线路,不仅把东西走向的各条基本干线联结起来,而且组成了东西南北,纵横交错,十分复杂的交通网,因此丛丝路的南北扩展以及大量横行线路的出现,当然说明了唐代前期丝绸之路的繁荣和发展。   以上,主要通过两方面情况,表明陆上丝路发展到唐代时出现了极盛高潮。这个高潮的形成,当然是与从汉代以来对外陆路交通的进一步发展有关,同时也是唐代社会经济高度繁荣,尤其是和当时中国的统一强大以及统治者注意经营管理所分不开。另一方面,当时和唐代邻近的以西各国,都具有世界性的强大国家:横跨欧、亚北部的东罗马,占有整个西亚的波斯,尤其是后来兴起的大食倭马亚王朝(公元66 2 --750年),更是据有亚、非、欧的庞大帝国,它们都注重于对外陆路交通的开拓,极力加强和中国的政治、经济联系。虽然从唐代开始,海上丝路已有很大发展,但与陆上丝路相比,仍在东西交往中不占主要地位。只是到了唐代中期,陆上丝路突然衰落,与此同时,海上丝路才空前发展起来。

 

==关于诸葛亮的事迹==

关于诸葛亮的事迹

秦武王是秦惠文王嬴驷的儿子,上位的时候只有十九岁,搁现在也就是一大二学生。但这小伙属于那种头脑发达四肢也发达的优秀人才,上位之后就把大秦第一嘴炮张仪赶走巩固自己的权利。而且在他叔辈樗里疾、老臣甘茂等人的帮衬下秦国也在朝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秦武王在位的时候不但对内修订过秦国田律,对外还还锤过义渠等地。秦国丞相这一官职也是秦武王时期开始设立的,总之是个人才,是个好娃。但可惜这个好娃让老周家那九个鼎给报销了。老周家祖传有九个可以吃火锅的大鼎,这九个鼎自从老周家走背字之后,各大诸侯国就惦记上了。楚国楚庄王在春秋时期就曾问鼎中原,撩骚过周天子。秦国最早惦记周家大鼎是在秦武王他爸秦惠文王手上,是张仪给出的主意。当时张仪给秦惠文王的建议是打韩国的新城和宜阳,达到“以临二周之郊,据九鼎,索图籍,挟天子以令天下”的目的。但司马错觉得欺负老干部不地道,建议打蜀国。最后秦惠文王听了司马错的,秦国去打了蜀国,暂时没有去搞鼎。到了秦武王手上,秦国确实是更有能力把老周家那九个鼎搬到咸阳来涮火锅。秦武王也这么干了,让甘茂打下了宜阳之后。秦武王就开心的“车通三川,窥周室”,主要就是来搞那九个鼎。按照一般人的思维,九鼎就在那放着。你看一看,摸一摸,再感概感慨:啊,鼎你真大啊!然后找个托运公司往咸阳托运就行了。但秦武王不!因为这小伙是个业余举重选手,非常喜欢跟人比谁劲大。当时好些人,比如仁鄙、乌获、孟说就是因为体育特长当了秦国大官。等秦武王到了洛阳之后,就跟孟说搞了个大秦举鼎大赛。结果在比赛的时候出现了事故,九鼎中的龙文赤鼎可不认你秦武王是嬴驷的儿子。掉下来直接嘎嘣把秦武王小腿給砸断了,最后竟然就这么死了,享年23岁。

 

==关于诸葛亮的事迹==

 

  郑和下西洋是明代航海家郑和出使“西洋”(今印支半岛、马来半岛、印尼、婆罗洲等地)的壮举。  中国的造船业和海上航行,具有悠久的历史。在唐代,许多外国商人从海道来中国经商,大都搭乘比较安全的中国海船。到宋代,中国的航海人员开始把罗盘针使用到航海上,这就给远洋航行创造了良好的条件。13世纪初,中国已使用十樯十帆的大海船。明朝初年,随着中央集权的加强,国内得到相对的安定,封建社会内的商品经济迅速发展起来。为了发展对外关系,扩大贸易往来,明政府先后七次派郑和统帅巨大的船队到“西洋”各国,在中外关系史上写下了壮丽的篇章。  郑和本姓马,云南昆阳(今云南晋宁)人,回族,自幼入宫,改姓郑,为宫内太监。因为他既有能力,又是回教徒,所以被明成祖选中,负责远航。从1405年到1433年,他率船队七次出海,进行大规模的远洋航行,总共到过南洋、印度洋的30多个国家和地区。最南到爪哇,西北到波斯湾和红海,最西到非洲东海岸,是历史上的空前壮举,可谓世界航海家的先导。  公元1405年六月,郑和率领由62艘大海船2.9万余人组成的远洋舰队,由苏州刘家河出发,第一次出使南洋。最大的船,长100多米,宽几十米,可容纳1000人,船上有航海图、罗盘针。当时使用的罗盘针分许多方位,划分若干度数,按照一定的方向和度数航行,就可以测出航行的远近。这种罗盘针夜间还兼看星辰,能观星定向,充分显示了中国造船业和航海业的先进技术和劳动人民的伟大智慧。此次航行于1407年九月满载而归。之后,他又分别于1407年九月至1409年七月、1409年十月至1411年七月、1413年至1415年、1417年五月至1419年八月、1421年正月至1422年八月、1430年六月至1433年七月率船队远航,扩大了中国的声威,加强了中国同各国的贸易往来。  郑和船队给所经过的国家带去大量的中国瓷器、铜器、铁器、金银和各种精美的丝绸、罗纱、锦绮、纻丝等丝织品,同时也换回了亚非各国的许多特产,如胡椒、象牙、宝石、染料、药材、硫黄,香料、椰子以及长颈鹿、狮子、驼鸟、金钱豹等稀贵动物。广泛地促进了中国与亚非国家的经济交流。  郑和船队每到一地,都以友好的态度,交流所带货物,从事平等贸易。同时还了解当地的风俗习惯,尊重当地人民。如在古里,依照当地习惯,交易时在众人面前拍掌为定,“或贵或贱,再不悔改。”给那里人民留下良好的印象。第三次出使到斯里兰卡时,还把大批金银供器、彩妆、织锦宝幡等,施舍给岛上的寺院,并建立石碑留念。所到之处,受到各国人民的欢迎。如婆罗洲人民,“凡见中国人去其国,甚为爱敬,有醉者则扶归家寝宿,以礼待之,如故旧。”直到今天,索马里、坦桑尼亚等国,还把当地出土的明代瓷器,作为同中国人民传统友谊的象征。在东南亚一些国家,如印度尼西亚的爪哇有地名叫三宝垄、三宝庙;泰国有三宝庙和三宝塔(因郑和叫三宝太监而得名),印度的古里和柯枝都建有纪念碑。这些都是中国与亚非国家友好关系的历史见证。  在郑和航海的过程中,每经过一处地方,都作了精密的航行记录,这就是有名的《郑和航海图》。在这部地图中,关于航行的方向、航程的远近、停泊的处所以及暗礁险滩,都有详细的记载。此外,在航行过程中,还积累了对于海上风向、气候和潮汐等自然变化的知识。从郑和船队往返的日期中可以看出,他们利用季候风进行海上航行。每次出洋总是在冬季或初春时刻,因为这时风向大都是从大陆向海洋方向吹去;而归国则是在夏季或初秋,因为这时风向大都是从海上吹向大陆。这说明中国人民在那时就已经掌握了航海方面的一些自然规律。  随同郑和出使的马欢、费信、巩珍等人,都各自把他们的海外见闻整理成著作。马欢著《瀛涯胜览》,费信著《星搓胜览》,巩珍著《西洋番国志》,记载了所到各国的情况,增进了中国人民对亚非许多国家人民的生活、风俗习惯以及生产等各方面的了解,丰富了中国人民的世界知识。  郑和下“西洋”之后,所经诸国都纷纷派遣使节前来中国修好通商。像渤泥(加里曼丹)、菲律宾、马来亚等国的国王还亲自到中国来进行友好访问,促进了中国与亚非国家的经济文化交流。  郑和下西洋,前后历经30年,其时间之早,规模之大,都是后来的哥伦布、麦哲伦所不能相比的。它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早87年,比麦哲伦到达菲律宾早116年。而哥伦布、麦哲伦之流赤裸裸的强盗行径与郑和船队的君子风度形成了鲜明的对照。郑和下西洋后,大大加强了中国与南洋的联系,航路畅通,贸易发展,在世界航海史上写下了极其光辉的一页。  郑和下西洋   郑和世称三保太监,十五世纪初叶著名的航海家。自永乐三年(1405年)至宣德八年(1433年)的二十八年间,郑和率众七次远航。第一次从永乐三年六月到永乐五年九月,自苏州刘家港出发,经历爪哇、苏门答腊、锡兰、印度西海岸的柯钦以至古里(今科泽科德)。第二次从永乐五年十一月到永乐七年七月,沿同样的路径至古里。第三次从永乐七年九月到永乐九年六月,以东印度洋为中心,从爪哇、苏门答腊往锡兰,又北上印度东海岸,抵孟加拉湾,然后折回马六甲海峡,在马六甲修筑城塞后返国。第四次从永乐十一年十月到永乐十三年七月,又经东印度海岸折往波斯湾,到达霍尔木兹。也有认为这次远航到达东非沿海的。第五次从永乐十五年秋到永乐十七年七月,与前次航线相同,抵波斯湾,又另分一支船队经由阿拉伯南岸远航到东非沿海的摩加迪沙、布腊瓦、马林迪等地。第六次从永乐十九年春到永乐二十年八月,除驶入波斯湾外,另有分队绕东非沿海诸港口航行。第七次从宣德六年元月到宣德八年七月,进行了经由印度西海岸入波斯湾的最后一次航行。这次,郑和的部下到达了阿拉伯的麦加。据《明史》记载,郑和第一次下西洋时所率部众就有二万七千多人,船舶长四十四丈、宽十八丈的就有六十二艘,规模之大,史所未有。前后七次所经国家凡三十余国。这样的空前壮举,较之葡萄牙的达·伽马由伊斯兰教徒导航横渡阿拉伯到达科泽科德早八十多年,也加深了中国和所到各地贸易和文化交流。而郑和远航对东南亚地区的开发,贡献尤大。

 

观新品,赏佳作

重点事件特别关注

原创文章精选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