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历史必修二知识点总结-了解历史-说历史
分享
懂历史
心目中的家

==高一历史必修二知识点总结==

高一历史必修二知识点总结

也正是“澶渊之盟”的发生,让很多人都误以为宋真宗害怕“辽朝”,所以才不敢与辽朝为敌,其实这是很片面的想法。诚然,自雍熙三年(986年)宋太宗赵光义“以天平军节度使曹彬为幽州道行营前军马步水陆都部署,......彰化军节度使米信为西北道都部署,......静难军节度使田重进为定州路都部署”,集结了20万大军,宣告发动雍熙北伐,而后更是以失败而告终以后。——《宋史·太宗二》北宋在对辽战争的局势上也随之逐渐由主动进攻转为被动防御,反观辽朝则是步步紧逼,时不时就南下侵扰北宋,也正是这个原因,让很多人都对这次战争局势的扭转格外重视,认为这是一个可以发动反攻的机会。然而宋真宗却因萧太后派遣“王继忠致书于莫州石普以讲和”的缘故,提出了一个让很多人都大感意外的举措,他在经过一番思量以后,同意了萧太后萧绰“讲和”的主张。——《宋史·真宗二》并派遣时任集贤殿大学士的北宋政治家“寇准”前去与辽朝谈判,继而以每年给辽朝支付“绢二十万匹,银十万两定和议,南朝为兄,北朝为弟”的谈判结果签订“澶渊之盟”,正式结束了北宋与辽朝那僵持长达25年的宋辽战争。——《二十四史通俗演义·第三十一回》莫名有着战局对北宋有利,但最终却以北宋妥协而宣告结束的意思在里面,也正是因为这个结果,才让很多人都认为宋真宗赵恒害怕辽朝。毕竟辽朝大军在当时的处境确实并不好过。大家看啊,在澶渊之盟签订之前,也就是景德元年(1004年)闰月之际,先是“北平砦、威虏军合兵大破契丹”,继而更是在“挞览与契丹主及其母并众攻定州”之时,被“宋兵拒于唐河,击其游骑。”——《宋史·真宗二》使得辽朝大军只能被迫暂“驻阳城淀”,更别提这还是“萧太后”御驾亲征。并且,萧太后第一次派遣“王继忠”向宋真宗提出“讲和”的事件也正是发生于这个时期。——《宋史·真宗二》但是宋真宗害怕有诈,“不可不为之备”,所以这一次“虽许之”,也就是表面上同意了萧太后的提议,但战争依旧在继续,宋朝大军也在北宋名将“高继勋”的率领下获得了“击败契丹数万骑于岢岚军”的辉煌战果。——《宋史·真宗二》继而到了景德元年(1004年)十一月,更是发生了“契丹兵至澶州北,直犯前军西阵,其大帅挞览耀兵出阵,俄中伏弩死”的事件,赫然是连辽朝著名的统兵大帅“萧挞览”都一并阵亡在了战场上。——《宋史·真宗二》这还只是表面上的,如若再往深究,相信大家也不难发现,辽朝大军截至此时,已经可以说是深入到了北宋腹地,战线拉得过长不说,更是面临着“补给困难”的严峻形势。如果粮草运输战线再被宋朝给切断了,那就几乎可以说是腹背受敌,后果当真是不敢想。所以说,如果单从军事形势上来看,战争局势确实是对北宋极为有利的,而且从“战略”上来讲,此时的辽朝大军损兵折将、士气低落,粮草补给更是困难,也正是反攻的大好机会,甚至极有可能取得这“一场战争”的胜利,那宋真宗赵恒为何还要同意与辽朝“讲和”呢?而这就要从宋真宗赵恒执政时期的“社会局势”开始说起了,毕竟能够影响到战争结局走向的,并不仅仅只是“军事局势”这一点,社会、经济、财政等诸多其它方面的因素同样能够影响到战争的最终结局,这点相信大家不会有太多异议吧?而据史书记载来看,单是景德元年(1004年)这一年,从正月开始,“丙申,京师地震”;“辛丑,......京师地再震”;继而“丁未,京师地复震”,北宋京师光正月这一个月就发生了三次地震,这还只是正月份,咱们接着往下看。——《宋史·真宗二》“二月,......戊寅,......冀、益、黎、雅州地震”;“夏四月......丙辰,邢州地震不止。......丁卯,......瀛州地震”;“五月甲申,邢州地连震不止”。地震的危害想必大家都清楚,即便只是级别比较低的地震,亦或者是造成的伤亡数据不大,但所能引起的社会“恐慌”也是极为可怕的。而且大家别忘了,封建时期可不同于现在,即便我们现代人都知道地震只是“地壳版块”运动所产生的现象,但也必定会产生一定的恐慌情绪。那么封建时期呢?科技水平的落后只会让他们不自觉的就把这些不懂的“自然现象”统统归入“鬼神之说”,所以恐慌程度只会更为严重。这还只是景德元年(1004年)的前半年,在到了九月的时候,又发生了“丁酉,......宋州汴水决”的事件;随后又是于“乙巳,.....河决澶州,遣使具舟济民,给以粮饷”。——《宋史·真宗二》紧接着“闰月......壬申,江南旱”,毫无疑问,对北宋宋真宗而言,“景德元年”这一年属实称得上是多灾多难的一年。——《宋史·真宗二》同时也就足以证明在澶渊之盟签订之前,北宋的社会局势其实并不好。一方面受辽朝侵扰的影响,百姓生活的是水深火热。另一方面由于天灾的缘故,连带着北宋的“经济局势”、以及“财政局势”也并非是多么乐观。毕竟不管怎么说,灾民也是北宋政权的子民,如果还想继续维持民心的稳定,那么宋真宗是不是就必须针对“灾民”进行安抚、以及救济的工作?想都不用想,定然是需要安抚和救济的,“民心离散”的后果不论放在哪个朝代,都不是当朝统治者所愿意看到的结局,就好比历史上那诸多“农民起义”的事件,就是典型的例证。更别提据史料统计,宋真宗在澶渊之盟签订前,光是每年的军费支出就达到了3000万岁币左右,如若再加上这“天灾之年”所需要的振恤钱,无疑就更是让宋真宗年间的国库捉襟见肘,疲于应付了。而且,宋真宗赵恒在签订“澶渊之盟”前还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吾不忍生灵重困,姑听其和可也”,显然也是意识到了继续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个事,毫无意义不说,最终受苦受难的也只会是老百姓,反观辽朝,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二十四史通俗演义·第三十一回》毕竟大家可别忘了,封建时期之所以会频繁的发生战争,其原因无非就是战争双方产生了“利益冲突”,也就是说,“利益需求”才是导致战争的根本因素之一。而正如《辽史》中的记载,在“澶渊之盟”签订前的最后时刻,辽朝大军固然陷入僵持不下且补给困难的不良困境,但依旧呈现出一副“三面包围澶州”的军事事态,也正是在辽朝大军围澶州且“将与宋战”之际,发生了前文所提到过的“”挞凛(挞览)中弩,我兵(辽兵)失倚,和议始定”的事件。所以这才导致辽朝大军的士气一度低下,再加上宋将李继隆死守澶州城门,才算是遏制住了辽朝大军的猛攻,战争局势得以扭转。使得这场战争的天平逐渐偏向了北宋。但这又能代表什么呢?即便是宋真宗拒绝讲和,选择对“辽朝”发动反攻,但宋真宗真的能将“萧太后”也一并留下吗?还真就不一定能留下,毕竟“辽朝骑兵”的机动性要远胜于宋朝步兵,北宋也并未完全包围辽朝大军,如果人家一心想要退兵的话,北宋势必就很难实现悉数全歼辽朝军队的目的。至于继续北伐,发动对辽朝的远征,那更是想都不用想,绝对很难实现。这也就意味着“萧太后”在返回辽朝以后,完全有可能整顿军队后卷土重来,那么到时候北宋, 还能抵挡的住吗?以北宋一贯处于被动防御的战争事态而言,显然很难。换言之,景德元年(1004年)之所以会出现战争局势得以扭转的局面,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统兵大帅萧挞览”的阵亡,让辽朝大军一时慌了神,但辽朝实际统治者“萧太后”还在,而且还是御驾亲征。这也就意味着辽朝大军士气低下的局面也只是暂时性的而已,只要萧太后能及时调整过来,那“士气低下”定然不再是什么大问题。另外,战争的主战场也多是在北宋境内,对辽朝而言,只不过就是一场败仗罢了,其军事实力的基础依旧存在。但对北宋可就不一定了,不论是赢还是输,损失最大的,绝对是北宋无疑。因此,既然萧太后主动提出了讲和的要求,那宋真宗又还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综上所述,相信大家不难发现,宋真宗赵恒之所以会同意跟辽朝讲和,继而签订“澶渊之盟”,其实并不是因为宋真宗害怕辽朝,自然就更谈不上是北宋单方面的妥协。而是因为宋真宗在权衡利弊之下,意识到当时的军事局势固然对北宋有利,但北宋自身的局势却并不乐观,属实只是暂时性的有利,即便这次能打退“萧太后”,但又有什么意义呢?毕竟“萧太后”萧绰之所以会在历史上那么有名,就是因为她作为一个“女儿身”,却有着完全不输于热血男儿的豪情壮志和能力,“辽朝”亦是在她励精图治之下呈现出了一派欣欣向荣之景。故而,即便这次打退了“萧太后”的进攻,但放长远来看,也只是徒增伤亡罢了,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存在。试问,在这种种条件都对北宋不利的情况下,如果宋真宗不付出点代价,“萧太后”会同意缔结“澶渊之盟”吗?显然不会,否则又何必要劳民伤财的发动战争呢!但若是北宋不同意,还要继续打,那就又回到了上文所说的那个局面,即打了也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徒增伤亡罢了,北宋百姓也依旧会继续蒙受苦难。毕竟不管怎么看,只要主战场在北宋境内,那北宋无疑就站在了较为“弱势”的那一方,损失最大的,也只会是北宋不是吗?也正是因为这诸多原因,宋真宗才最终决定抱着“不忍生灵重困”的念头,于景德二年(1005年)正式与辽朝签订“澶渊之盟”,结束了僵持长达25年的宋辽战争。——《二十四史通俗演义·第三十一回》如此一来,辽朝的利益需求得到了满足,宋真宗也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宋辽边境、甚至是疆域内部的安宁,助百姓脱离了水深火热的痛苦生活。与辽朝达成了一种“双赢”的局面。因此,即便北宋最终以每年向辽朝支付“绢二十万匹,银十万两”的代价签订“澶渊之盟”,给我们呈现出了一种宋真宗向辽朝妥协的模样,甚至还让很多人都误以为“宋真宗”害怕辽朝。——《二十四史通俗演义·第三十一回》但相较于“雍熙北伐”之后,宋辽战争的主战场多是在北宋境内而导致的人口财物损失,以及“澶渊之盟”签订后,宋真宗通过“边关贸易”所获得的丰厚收益来看。这“绢二十万匹,银十万两”的代价明显就不值一提了不是吗。——《二十四史通俗演义·第三十一回》这还只是“澶渊之盟”积极意义中的其中一点。除此以外,澶渊之盟的签订,还促进了宋辽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对中华民族的经济发展、文化繁荣、以及民族融合等诸多方面都极为有利。这就足以证明宋真宗同意讲和的举措,非但不是因为害怕“辽朝”,更不是妥协,而是“仁政爱民”的表现,是十分有远见的,属实有着极为积极的意义存在。

 

==高一历史必修二知识点总结==

高一历史必修二知识点总结

自唐“安史之乱”以来,藩镇开始揽权,拥兵自重,占地为王;五代十国之时,更是出现了“王权不刚、权反在下、下凌上替、祸乱相寻”的现象,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就在这样的战乱动荡的社会背景下,赵匡胤最终通过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结束了藩镇林立,积患殃民的态势,建立了赵宋王朝。国之初建,刚刚站稳脚跟的宋朝依然面临着内忧外患,国内残存着割据势力,在外还遭受着契丹的不断侵扰。后周遗留的将臣对宋朝也是虎视眈眈,伺机取而代之。 即使是朝廷直接控制下的中央禁军,虽平时对他们训练有加,束之礼法,但是他们中的一些贪婪恣意的恶习仍然没有得到根除。赵匡胤早晚加班加点的处理朝政,却还是焦头烂额,为此,他向当朝宰相赵普讨教应对之法,赵普虽读书不多,但却精通治道之策,于是便说:“唐末及五代之所以中央权威不立,纷争不断,易代不断的根本原因就是藩镇力量太强悍,掌握了您应该掌握的权力啊。只有将兵权统一收归中央,才能保证政权稳定,国家长治久安啊。”赵匡胤本身就十分明白“兵权就是皇权”的道理,再加上经过赵普的一点拨,心中便酝酿出了一计。▲安史之乱这天晚上,赵匡胤拟旨召见了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石守信和殿前都指挥使王审琦等人一起开怀畅饮。酒过三巡,赵匡胤开始放大招了,对着几位武将叹气说道:“我当皇帝完全是有你们的拥护,但做皇帝真的太辛苦了,如今我整夜难以入眠,我真是羡慕你们呢!”石守信等人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啊,赶忙问为何。赵匡胤继续说道:“皇帝之位谁不想要呢?我知道你们都对我忠心耿耿,绝无二心,但是如果你们的属下也将黄袍加在你们身上,即使你没有这份心思,到时候恐怕也身不由己了!”石守信等人一听大惊失色,赶忙让赵匡胤指条明路,赵匡胤其实早都想好了,就对他们说道:“人生苦短,白驹过隙。你们不如多积金宝,广置良田美宅,歌儿舞女以终天年。如此,君臣之间再无嫌隙,可以两全。”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只要你们别对我的皇位构成威胁,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们。石守信等人自然也明白了皇帝的本意,赶忙叩头拜谢:“陛下为我们考虑的如此周全,真可谓是生死之情,骨肉之亲啊!”▲石守信(928年—984年) ,浚仪(今河南开封)人。北宋开国将领第二天,石守信等人便谎称自己身体不适没有上朝,请求皇上解除兵权隐退。此举正中赵匡胤下怀,便立即恩准了他们的请求,并赏赐了大量的金银财宝,还安排了一些闲职给他们做。这就是赵匡胤名留青史的“杯酒释兵权”,可以说,这个举措从一定意义上打破了藩镇悍将意欲取而代之的混乱局面,而且,赵匡胤此举并没有采取屠杀功臣的暴虐手法,也没有引起政治上大面积的动荡,所以说,还算是一种两全其美的办法。▲杯酒释兵权但是,在这里我想阐述一下“杯酒释兵权”带来的祸端。首先,所谓的“杯酒释兵权”并非是无条件的。赵匡胤解了人家的兵权,总不能黑不提白不提,就这样高枕无忧自顾自的逍遥去了吧。他想到自己还有妹妹待字闺中,便打算“约婚以示无间”,与一帮武将缔结政治婚姻,于是,其妹燕国长公主就成为了政治交易的牺牲品,嫁给了高怀德,紧接着,赵匡胤又将自己的女儿延庆公主、昭庆公主下嫁给了石守信之子和王审琦之子。对于石守信等人来说,是交了兵权,换来了皇亲国戚的身份,对于赵匡胤呢,则是用女儿和妹妹的幸福巩固了自己的江山。▲陈桥驿 黄袍加身第二,“杯酒释兵权”相当于宋朝的慢性自杀。为什么这么说呢?“杯酒释兵权”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是一种对功臣宿将的经济赎买政策。说白了就是赵匡胤给石守信等人颁发了一张“腐败许可证”,有了当朝皇帝的准许,宋朝的武将们就像是有免死金牌护体一样,有史料记载,赵匡胤时期的武将清一色的都是些贪财好色之徒。石守信等人征战四方,虽为武将,但入朝为官,政治敏锐性是不可或缺的。为了不让赵匡胤怀疑自己身为臣子有不二之心,石守信开始追求声色犬马,专务敛财,积财巨万,《宋史》中评价石守信:“岂非亦因以自晦者邪?!”暗指石守信的作为就像是当年秦朝大将王翦那样,在出征灭楚途中为了消除勤王的疑虑,故意抹黑自己罢了。其余的武将像王全斌、崔彦进等人都利用职务之便,巧取豪夺,弄的一方百姓民不聊生。如果说武将们贪污腐败,赵匡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是有一位名叫王继勋的武将竟然将吃人作为平时的乐趣,有统计显示,在5年的时间里,王继勋亲手杀死和吃掉的奴婢就达到了100余人,即使如此,赵匡胤仍然有意庇佑,长此以往,宋朝百姓怨声载道,纷乱四起。▲宋太祖赵匡胤(927年3月21日-976年11月14日),字元朗第三,赵匡胤“杯酒释兵权”后,开始重视文官的选拨任用,大量的文人参加科举考试,逐渐造成了“冗官”的现象,其次,兵权交到中央之后,赵匡胤开始实行“募兵制”,用钱买兵,如果遇上连年灾荒,朝廷更是要花费大量的银子来买那些和土地生产脱离关系的农民,再加上灾荒时朝廷得不到供奉,这样一来,便形成了“冗费”,无尽的消耗国库里积攒的银子。但是这样的消耗使得宋朝日渐强盛了吗?事实上并没有。大量的财政支出使得国家根基不稳,假使碰上连年灾祸,国家根本没有能力再去拨款赈灾,即使中央里拿出银两,层层叠叠的官员谁不伸手克扣一些?最后到老百姓手里的不过杯水车薪,九牛一毛了。▲北宋第四,“杯酒释兵权”一举使得重文轻武的风气在宋朝形成,虽名臣迭现,文坛巨擘更是灿若星河,但是鲜有名将。试想一下,泱泱大国,怎么能没有拿得出手的武将呢?然而自赵匡胤后,宋朝历代皇帝对武将毫无信任,猜忌不断。像狄青、岳飞,精忠报国,但结局却叫人唏嘘不已。宋高宗曾警示岳飞:“犯吾法者,惟有剑耳”,真是生不逢时!千古名将就这样成为了皇权猜忌的牺牲品。俗话说“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赵匡胤对武将的猜忌和削弱最终害了大宋王朝。在那个内忧外患,战争不断的时代,赵匡胤任命文臣控制军队,武将首领不断更换,造成了兵不认将,将不识兵的弊端,军队战斗力大大减弱,以至于在大宋与辽、西夏、金的战斗中连连败北,为两宋亡于异族埋下祸根。

 

==高一历史必修二知识点总结==

高一历史必修二知识点总结

北宋德元年(公元1004年)润九月,辽国萧太后与其子辽圣宗举全国之兵南图宋国。在围攻瀛洲时遭挫,就避实就虚,放弃围攻坚固的城池,一路南下,剑指宋朝北方重镇澶州城。在攻占德清(河南清奉)后,辽军步步为营,从三面将澶州包围。不过,宋将李继隆守城有方,在城四周部防了很多劲弩。辽国大将萧挞凛又想在萧太后前表现表现,自恃武力高强,只带了数十名轻骑兵在澶州城下四周巡视,寻找合适的作战地形。当时宋朝威虎军里一个名叫张環的小头目,由于长时间处于作战状态,累得不行,此时好不容易有点休息时间的他,正坐在一张巨大的床子弩上发呆,突然他见到一个骑着匹高头大马、身上黄金甲、大红袍的辽国人正四处张望,心想这一定是辽国的大BOSS啊。于是,张環脚踩踏板,发射了床子弩上的数只大头箭。其中一支大弩箭正好射中那大BOSS的脑门,顿时跌下马去。张環猜的没错,此人正是辽国数一数二的大将军萧挞凛。萧太后等人看着抬回来的萧挞凛尸体悲痛不已,“辍朝五日”。实际上,萧挞凛确实文武全才,如在朔州大败宋将杨业时,他也有很大的功劳。辽宋最后能讲和,还是因为他死了。据《辽史》载:“将与宋战,(萧)挞凛中弩,我兵(辽兵)失倚,和议始定。或者天厌其乱,使南北之民休息者耶!”宋真宗等人到了澶州后,原打算于南城驻扎,但冠准就是要皇帝亲临北城:“陛下不过河,则人心益危,敌气未慑,非能以天威凌敌。四方军将继至,为何疑而不往!”旁边的高琼也一直劝他到北城去。宋真宗身旁的冯拯对寇准又气又恨,但不敢斥责,因为寇准是宰相啊,而对高琼就没那么客气了,直接呵斥,谁知却被高将军怒怼回去:“冯公您以文章得官,今敌骑逼近,犹斥我无礼,您何不赋诗一首以退敌!”冯拯还没来得及还嘴,高琼随即指挥禁卫军扛起御辇往前走,一直到了浮桥边上,扛辇的士兵停下回望,意思是难以前行了。高琼才管不了那么多,扬起马鞭就是一顿猛抽,大声喊道:“还不快走!今已至此,又有何疑!”宋真宗也不好再“矫情”了,命令侍卫马上过桥。登皇辇到达澶州北门城楼时,禁卫军立即升起象征皇帝是黄龙旂,“皆呼万岁,声闻数十里,气势百倍”。刚好辽军间谍被押解跟前,宋真宗立即下令斩了,将头颅抛到楼下,前面对阵的辽军士兵先是听到欢呼声,后面又看见血肉模糊的人头,十分害怕,心理防线开始走向崩溃的边缘。最着急的莫过于萧太后了,赶忙派出几千名精锐骑兵到城门前叫战,想杀杀宋真宗的锐气。谁知宋真宗却下诏打开城门迎敌。看到皇帝在城上观战,北宋将士哪一个不奋勇向前?很快就将来犯的辽军斩杀大半,其他的都退回去。首战告捷,宋真宗一直悬着的心这时才稍稍安定下来,回城内行宫休息,让寇准接手为阵前总指挥。回行宫后,宋真宗有些担心,毕竟辽军有二十多万啊,于是派人偷偷看寇准干些什么。太监很快回来报告,说寇准与大臣杨亿在城楼上喝酒猜拳,一副不亦乐乎的样子。如此玩忽职守,如果换成别的帝王,这样的将军不被降职,也会被大骂一顿。可宋真宗不一样,他听完报告后反而放心了,还说:“宰相如是,吾复何忧!”原来他怕寇准跑得比自己快,这下喝醉了,跑个卵。北宋派出使节曹利用前往辽营,这是宋朝大臣首次看到萧太后真容:半老徐娘,风韵犹存。萧太后和韩德让一起坐在车内,辽圣宗、群臣等却扎堆坐立下首。此次议和还是扯皮,谁也不服谁,都想自己是最大受益者,于是萧太后派辽国使臣韩杞随曹利用回到澶州,直接觐见宋真宗,希望能得到“关南地”的十个县,因为原属于辽国,后被后周世宗柴荣“夺走了”。有了“开门红”,宋真宗决不割地,认为金帛还是可议的,还当面再三嘱咐曹利用不能在土地问题上让步。此次议和,辽使韩杞表现不错,宋真宗赐其“裘衣、金带、鞍马、器币。”不过回辽前,韩杞为了保持本朝“气节”,还是穿回自己先前的“左衽”制式的衣服。负责接待的宋朝学士赵安仁和恼火,质问:为何不穿大宋皇帝赐服?韩杞只好托辞赐衣太长了,不合身。赵安仁劝道:“您将上殿接受我国国书,天颜咫尺,如不穿皇上的赐服,您觉得有这可能吗?”看到对方浓浓的火药味,韩杞立即穿上大宋皇帝赐服上殿谢恩,拜受国书。信心十足的寇准,早已计划好了一切:不给辽国钱帛,准备逼迫辽国向宋称臣,割献燕云十六州,“如此,则可保百年无事,不然,数十年后,虏(辽国)又生他念!”相比之下,宋真宗却没有这么远大的目光,为了尽快结束和议方面的“拉锯战”,推托说:“数十年后,当有扞御之(辽国)者,吾不忍生灵(百姓)重困,姑听其和可也。”宋真宗嘱咐曹利用议和的底线为岁币百万。关键时刻,寇准不敢再顶撞宋真宗,原来当时有人造谣,说寇准“幸兵以自取重”,即只要仗继续打下去,寇准从中得到的好处就越多。“君疑臣”是一个千古难题,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往往局面不好收拾。于是,寇准改警告曹利用了,在他临行前,唤他到自己营帐来,说:“虽然皇帝有口谕可以答应百万岁币,如果你复命时数额超过三十万,我必斩汝不饶!”曹利用和辽使韩杞一起返回辽营,双方再次议和。萧太后说:“(后)晋割关南地给我们,(后)周世宗夺取,今应归还。”曹利用也答得很精妙,道:“晋、周之事,本朝不知。即使是岁币问题,我都不知道皇帝答不答应。至于关南土地之事,想都不要想,我根本不敢和我们皇上提及此事。”此时,站在一旁的辽朝政事舍人高正始突然对曹利用叫道:“我们大辽引众而来,就为恢复故地,如果只得金帛即归,回去后愧对国人!”曹利用对他犯了一个白眼,不慌不忙地回道:“不知您是否真正为辽国打算。如果坚持要钱要地,两国兵祸不息,对谁都没宜处!”萧太后还是不甘心,再派监门大将军一人到澶州,想讨论关南十县之地。结果当然是遭到宋真宗的严词拒绝。萧太后清楚这“十县之地”是要不回来了,就和曹利用讨价还价,最终双方协定:宋朝每年给辽国十万两银、二十匹绢以为“军饷”,宋与辽结为兄弟之国,宋真宗为兄,辽圣宗为弟,真宗皇帝称萧太后为叔母。实际上,宋朝在面子上还真没吃亏,宋真宗确实比辽圣宗大两岁,称兄长很合理,比起后晋石敬塘称小自己十几岁的辽太宗为老爸好太多了。曹利用回到澶州,在行宫吃饭吃到一半的宋真宗没有马上接见,不过他十分关心岁币数目的多少,就派太监去询问曹利用,辽朝要银帛。曹利用却答:“如此机密事,只能当面对皇上讲。”宋真宗正吃着饭,生气地斥责太监:“姑且问个大概数!”曹利用见皇帝如此,干脆就耗到底就是不说,把那太监记得给曹大人跪下了。曹利用见此,过意不去,但也没有屈服,就伸出三个手指头。那太监看到后,连忙回复皇帝:“三百万!”宋真宗一听,惊得连筷子都掉地上,自言自语:“太多了!”很快,他又消了许多,并自我安慰道:“既然能结束战争,三百万也可以了。”当时曹利用与宋真宗只隔了一张屏风,对皇帝的自言自语听得十分清楚。宋真宗吃完饭后,心情有些沉重,召见曹利用,问确定是三百万岁币?老曹还想“戏弄”一下皇帝,连称:“为臣该死,为臣许辽人银帛过多!”“到底多少吗?”此时的宋真宗早已接受三百万这个数字。“三十万!”宋真宗激动得直抖哆嗦,立即厚赏曹利用。”“澶渊之盟”以议和成功结束。宋真宗大力赏赐有功将士。萧太后也派人送来御衣、辽朝的食物等。宋真宗起驾前,嘱诫“诸将勿出兵邀其(契丹)归路”,惟恐双方再起战事。“岁币银10万两、绢20万匹”对于每年上亿两财政收入的北宋而言,真的不算什么。要知道,双方战时,北宋每年的军费开支就高达千万。“澶渊之盟”后,两国120年无战事。

 

==高一历史必修二知识点总结==

 

  东晋时期,我国北方各少数民族逐步强盛起来。匈奴、羯、氐、羌、鲜卑等民族先后在黄河两岸和北部中国建立起十六个国家,史称“五胡十六国”,公元384年,慕容垂恢复了燕国,建都中山(今河北定县),史称后燕,什翼键之孙拓跋(王圭),定都盛乐(今内蒙和林格尔),改国号为魏,史称北魏。为了称霸北方,两国互相残杀。魏燕参合陂(今阳高西)之战,就是在这种形势下发生的。  北魏和后燕都是鲜卑族建立的国家。按亲属关系,慕容垂是拓跋(王圭)的舅舅,他曾援助拓跋氏打败匈奴独孤部、贺兰部,使拓跋氏获得马匹三十余万匹,牛羊四百余万头,从而增强实力。后来,拓跋氏让其弟拓跋觚去拜谢其舅舅慕容垂。慕容垂的几个儿子留住拓跋觚不让走,要求送给后燕几匹良马,拓跋氏见后燕如此无礼,不仅没送给良马,而且与后燕断绝了关系。从此,两国结下了仇恨。为了报复此事,后燕建兴十年(公元395年)农历七月,慕容垂派太子幕容宝为元帅,辽西王慕容农、赵王慕容麟为副元帅,领兵八万,向北魏大举进攻,并派范阳王慕容德、陈留王慕容绍以一万八千部队进行策应和援助。出征前,散骑常待高湖曾劝告慕容垂说:魏与燕世代结为婚姻,亲如一家,应该互相帮助,互相谅解。这一次因为没有得到良马,就软禁了拓跋觚,是我们燕国的不对,为什么还要攻打人家?这样师出无名,是不会取得胜利的,高湖又分析了这次将出师不利的因素,太子慕容宝狂妄自大,不是拓跋氏的对手;长途远涉,疲劳应战,对燕军必然不利。慕容垂刚愎自用,不但不听高湖的劝告,还罢免了他的官职。  与此同时,北魏拓跋氏在燕军到来之前,召集群巨商议对策,注意听取大臣们的意见。长史张衮分析说:燕军过去打了许多胜仗,这次大军出征,气焰嚣张,应该避其锋芒,故意摆出退败的样子,使燕军掉以轻心,然后,出其不意,方能取胜。拓跋氏按照张衮的计策,转移部落、牲畜和财产,从都城盛乐撤退,西渡黄河,以逸待劳。燕军长驱直入,一路上也没遇到魏军的抵抗,顺利地进军到五原,兵临黄河,并准备造船渡河。这时,魏军早已作好战争准备,在黄河的西岸、北岸屯兵十五万,严阵以待,并与后秦取得联系,得到支持。燕军造好船后,先派十几艘战船和三百多名士兵作为先遣部队渡河,结果,船未到岸,正好遇上大风,后燕十几艘战船沉没,三百多名士兵当了魏军的俘虏。燕军渡河失败后,又在黄河东岸一直停留了近四个月,也找不到作战的机会。农历十月底,天气逐渐变冷,燕军兵疲马困,士气涣散。燕军出发前,慕容垂正患病不起,之后,拓跋氏派军队切断了燕军通往中山的道路。使慕容宝与慕容垂失去联系。于是,拓跋氏乘机制造假象,他告诉燕军俘虏说,慕容垂已死,然后,释放燕军俘虏回去。这些俘虏回到燕军后,慕容垂去世的消息一下子传开了,慕容宝长时间远离国土,不知真情,士兵也惶惶不安。慕容嵩也以为嘉容垂真的死了,大搞夺权活动,密谋让赵王慕容麟为燕王。不料事情泄露,被慕容宝处死,燕军内部互相猜疑,无心恋战。慕容宝只好烧掉船只,往回撤军,撤退之前,有人曾向他建议:撤兵要快,如等大河封冻,就会给魏军造成有利条件。慕容宝妄自尊大,不以为然。  农历十一月的一天晚上。突然狂风四起,气温下降,大河冻结,拓跋氏立即选派精兵二万,从冰上过了黄河,袭击燕军,燕军猝不及防,大败而逃,一直退守到参合陂,在蟠羊山下背水安营。有一位名叫昙猛的和尚对慕容宝说:西边天气昏暗又有大风(骑兵大部队行进时扬起的风和土),说明魏军很快就要到来,劝他及早做好准”备。慕容麟傲慢地说:以太子之英明,军队之强胜,足以横扫沙漠,魏军那还敢来追赶?他认为昙猛纯属胡言乱语,扰乱军心,应该杀头。昙猛哭着说:符坚百万大军败于淝水,正是由于麻痹轻敌所造成。慕容德也劝慕容宝要考虑昙猛的意见,以防万一,慕容宝这才派慕容麟率领三万骑兵作为后卫。但慕容麟根本不把魏军放在心上,整天纵骑游猎,毫无防备。魏军日夜兼程,行军神速。一天晚上,魏军进入参合陂以西后,拓跋氏命令士兵束马口,衔枚疾走,登上蟠羊山。当时,燕军正在睡大觉,还不知道大祸临头。第二天清晨,燕军才发现漫山遍野都是魏军,大为惊恐。魏军凭借有利地形,居高临下,从山上纵兵掩杀,势不可挡。燕军仓猝应战,全军溃散。魏军又堵住燕军的退路,使燕军拥挤到冻结的河道上,“有马者皆蹶倒冰上,自相镇压,死伤者万数”。四、五万大军,“一时放仪,敛手就羁”(以上见于《魏书》卷九十五)。这一仗,后燕大败,损失惨重,文武将吏被俘虏的就有数千人。慕容宝与慕容德只带领千数人突围而逃,慕容绍死于乱军之中,战争结束后,拓跋氏从燕军被俘的文武大臣中,挑选出一些人材留下,其余的俘虏准备发给衣服、口粮,放他们回去,王建提议说:燕国还很强盛。我们好不容易才打败他们,如果把这些俘虏放回去,就等于助长了燕军的势力,不如把这些人杀掉,燕军力量就空虚了。灭取燕国也就容易了,拓跋氏听后,就命令士兵把燕军俘虏全部活埋掉。  参合陂之战后,慕容垂并不甘心失败,慕容宝也想出兵报仇,慕容德鼓动慕容垂说:魏军取得参合陂的胜利,必然欺负太子无能;只有挫败魏军的锐气,才能长燕军的志气。于是,后燕建兴十一年(公元396年)农历三月,慕容垂留下慕容德守卫中山,亲自率领大军再次向魏国进攻。这次,燕军改变了行军路线:慕容宝、慕容农从北路进军,慕容隆从西路进军,慕容垂从中路翻越恒山,凿通山道,三路同时向云中进军。慕容垂来到平城后,镇守平城的正是魏国陈留王拓跋虔。此人虽是魏国的一员勇将,但对燕军也很轻视,当时,城内有守军三万,却毫不设防。燕军突然袭击,魏军大败,拓跋虔战败被燕军杀死。这一仗,使燕军出了口气,魏军得知拓跋虔战死,也躲躲闪闪,不敢与燕军交战,慕容垂乘胜北进,带兵来到参合陂。头一年燕军战败的惨景仍然历历在目,只见尸体“积骸如山”(《晋书·载记》卷二十三)。燕军死者亲属嚎哭震天,慕容垂连气带恨,吐血得病。听到参合陂的哭声,魏军还以为是慕容垂得病死了,准备进军追赶,后来,得知平城已经失守。又退兵回到阴山一带。慕容垂又返到平城住了十天,后病情加重,也顾不上攻打魏国。命令士兵修筑燕昌城(今大同北三十里)而还。慕容宝进军到云中后,听到父亲病重,也引军退回。最后,慕容垂病死在回师路上,魏军又占领了平城。  慕容垂死后,慕容宝继承王位,内部互相倾轧,力量削弱。北魏皇始元年(公元396年)农历八月,拓跋氏率领四十万大军,南出马邑,过勾注,大举进攻后燕,第二年,占领了中山。北魏天兴元年(公元398年)农历七月,拓跋氏迁都平城,以后,北魏又灭掉了夏、北燕、北凉等,统一了北方,结束了北方长期分裂的局面,北方各族人民进入了一个和平发展阶段。

 

观新品,赏佳作

重点事件特别关注

原创文章精选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