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 出师表-了解历史-说历史
分享
懂历史
心目中的家

==诸葛亮 出师表==

诸葛亮 出师表

在邲之战前,晋、楚两国经过两轮的谈判,已经初步达成了和平协议,甚至约定了签约时间。但奉命前往楚军大营召盟的魏锜、赵旃两位和平使者却不遵号令,擅自行动,以鲁莽的挑战行为激起了楚军的猛烈反击,邲之战由此爆发。究竟魏锜和赵旃两位主战派为什么被指定为和平使者?他们二人又为什么要违抗军令呢?晋魏锜求公族未得,而怒,欲败晋师。请致师,弗许。请使,许之。遂往,请战而还。(中略)赵旃求卿未得,且怒于失楚之致师者,请挑战,弗许。请召盟,许之,与魏锜皆命而往。——《左传·宣公十二年传》晋将魏锜和赵旃都因为求高官而不得,心中不满,想使晋军失败,请求出使楚营,荀林父答应了。——《中国断代史系列·春秋史》将,欲也。——《广雅·释诂》“二憾往矣,弗备,必败。”——《左传·宣公十二年传》“备之善。若二子怒楚,楚人乘我,丧师无日矣,不如备之。”——《左传·宣公十二年传》彘子曰:“郑人劝战,弗敢从也;楚人求成,弗能好也。师无成命,多备何为?”——《左传·宣公十二年传》楚人亦惧王之入晋军也,遂出陈。孙叔曰:“进之!宁我薄人,无人薄我。《诗》云‘元戎十乘,以先启行’,先人也。《军志》曰‘先人有夺人之心’,薄之也。”遂疾进师,车驰、卒奔,乘晋军。桓子不知所为,鼓于军中曰:“先济者有赏!”中军、下军争舟,舟中之指可掬也。——《左传·宣公十二年传》

 

==诸葛亮 出师表==

诸葛亮 出师表

在古代公元的850年,有一个其貌不扬的和尚风尘仆仆的从河西赶到了京城,也就是今天人们通常说的长安城。在朱雀大街上,早就已经挤满了民众,达到了万人空巷的地步。人群涌动着疯狂的挤来挤去,吵闹非常,欢呼声像是要炸开了天地。很多人,甚至激动得泪流满面,跪倒在地不停的磕头。所有人纷纷呐喊道,大唐的盛世终于要到来了!这个和尚究竟是谁?他给唐朝带来了什么,为什么民众仅仅因为他的到来,就这样疯狂?在历史上可能有一个比他更出名的和尚,叫做玄奘。不过玄奘也是200年前的时候才让这座城市空巷的了。今天的这个和尚叫做悟真。他所做的事情,达到的成就比起玄奘来,可分毫不让。这个和尚叫做张议潮。张议潮祖籍是河南南阳的,他是汉族人。张议潮的祖辈们都是唐朝的将军。整个家族后来搬迁到了河西一代。虽然张议潮的家族代代繁荣昌盛,家门显赫,但是这种显赫的家庭地位和权势,并没有给张义朝他的家族带来平安和祥和。当时的吐蕃政权从来就没有为这些将领们考虑过没有想到去联合所有的政权,一起来壮大这个国家,而是继续实行着土拨族的奴隶制度,想要把所有的汉族人当成奴隶来给他们创造利益。所以张议潮的整个家族虽然是名门后代,但是还是跟着普通的百姓一起忍受着吐蕃族的压迫压榨。当时的唐朝人如果在平时的时候走在大街上,遇到了吐蕃人,如果不低头或者是直视了吐蕃人的眼睛,那么唐朝人就会接受非常严酷的刑法。所以当时的吐蕃族,把唐朝人当做畜牲一样来看待来对待。并且吐蕃人想尽一切办法去断绝中华文化的流传,让所有的唐朝人不允许穿传统的衣服,不允许祭拜自己的祖先。甚至让所有的唐朝人都穿上吐蕃的衣服,妄图让吐蕃的文化也侵入唐朝。而当时的河西已经算是一个已经被唐朝遗弃了的地方,这时候的张议潮,也是一个被唐朝遗弃的人。但是即使是这样,张议潮的心中明白并不是唐朝要遗弃河西,而是唐朝的实力不够强大。没有足够的兵力去夺回河西一带。于是从小就亲眼见证了这一切,非常残酷的现实的张议潮,在非常小的时候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吐蕃人赶出唐朝的领域。但是吐蕃的势力在他的眼中实在是太过强大,虽然张家是一个名门望族,也是名将的后代,但是要对抗吐蕃人还是显得势单力薄。于是张一潮从小就开始发奋读书,非常用功地练习武艺,把全部的家产都拿去充当军费。在私底下秘密的招募歧义君,联系当地的富豪,筹备军粮。不断的蓄积自己的力量,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一起推翻吐蕃的统治。很快,这个机会就来了。公元的848年,吐蕃开始闹饥荒,而吐蕃的统治阶级内部也出现了非常多的矛盾。这时候的唐朝国力正在日益恢复,也渐渐的恢复一些元气。张议潮觉得机会就是现在,于是一举推翻了吐蕃军队。

 

==诸葛亮 出师表==

诸葛亮 出师表

自康熙以来,清朝便大兴文字狱。到了乾隆年间,已呈愈演愈烈之势。在乾隆一朝,文字狱的数量超过其父、祖——康熙、雍正的总和。同时在乾隆朝,触犯文网的犯人可谓是五花八门,他们有朝廷命官,有乡野大儒,有的是草野愚民,还有一大群自命不凡的蠢人,而山西穷汉王肇基就是其中一员。在中国传统社会,底层知识分子上书乃是常事。在早期,出现了许多“片言可至卿相”的传奇。苏秦、张仪以一张利嘴撬开当官的门路,博得相国之印;西汉司马相如向汉武帝进献华美的文章,从而入仕为郎官。在科举制出现前,知识分子向朝廷建言献策,乃至于进献歌功颂德的文艺作品,乃是知识分子进身的主要途径。因此,无数进身无路的读书人怀抱“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理想,向朝廷献书、献策、献诗、献对联,希望博得皇帝的赏识。乾隆继位之初,曾一反其父雍正对文化的严格管控,“广开言路”,因此每年都会有许多千奇百怪的献策呈送到乾隆御案前。这些文章大多出于乡野村夫之手,多为粗陋无文之作。对于这些文章,乾隆不过一笑置之,从未开罪于人。然而到了乾隆十六年(1751年),乾隆突然大开杀戒。当年八月,一个叫王肇基的山西穷汉向官府投献了一副对联,向皇太后祝寿。山西巡抚阿思哈看完这篇对联后,立即指示手下:“给我把这个狂徒抓起来!”就这样,王肇基很快被逮捕归案,并被看押在牢房里。之后,阿思哈立即给皇帝写报告:“(王肇基)对联字句鄙俗,但尚有颂圣之意。然而其所附的《叙后》却妄议国家事务,指斥文武大臣,谤毁圣贤,肆其狂吠,悖谬已极。”因此阿思哈建议,立即对他处以极刑。乾隆得到奏报后,对此十分重视,他亲自审阅了王肇基对联和《叙后》,发现他的文章不仅粗陋,而且颠三倒四,令人发笑。不过《叙后》中,还是可以看出他在评论时政。对此,乾隆勃然大怒,命令阿思哈立即严加审讯,看看王肇基是否还有同党。在严刑逼供之下,王肇基自辩道:“我献诗恭祝皇太后万寿,不过尽我小民之心,欲求皇上喜欢的意思,并无别事。如今是尧舜之世,我何敢有一字谤讪,实系我一腔忠心,要求皇上用我,故此将心里想着的事写成一篇来呈献的。至于那论孔孟程朱的话,亦不过要显我才学的意思。”之后他又说:“至于那些官场上的事,我是从旁人那里听来的。把这些事写进去,我就有官做了!”阿思哈见查不出什么所以然,于是下了结论:“这个人刚刚学了点文化,就以为自己了不起。而且他说话颠三倒四,因此王肇基就是个疯子!”乾隆接到奏报后非常失望,他原本想利用王肇基大做文章,再株连一大批文人,然而王肇基仅仅只是个妄人。不过乾隆还是不准备放过王肇基,他下达旨意:“将王肇基立即杖毙,把他的妻女关进监狱,严加管束!”王肇基本想用一篇拍马屁的文章敲开仕进之路,没成想却给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圣上的马屁又岂是平民大众所能拍的?拍的不好,可是要见阎王的。

 

==诸葛亮 出师表==

 

儒学,绝不是一成不变的,自春秋战国的孔孟学说,到汉朝董仲舒融合阴阳家,法家的一些学说,并确定儒家在思想界的主流地位,儒学在随后上千年的时间都在不断变化,南北朝至隋唐就融合释家、道家学说。到了宋朝,儒学就到达了一个新高度,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程朱理学出现。作为一种流派或者学说当它与政治联系在一起不自觉的成为一种压抑和迫害性的东西。当然,程朱理学要辩证看待,自五四时期就开始痛骂程朱理学,我们不可人云亦云,要看到它积极的那一方面。理学强调通过道德自觉达到理想人格的建树,也强化了中华民族注重气节和德操、注重社会责任与历史使命的文化性格。张载庄严宣告:"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顾炎武在明清易代之际发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慷慨呼号;文天祥、东林党人在异族强权或腐朽政治势力面前,正气浩然,风骨铮铮,无不浸润了理学的精神价值与道德理想。那好,凡事辩证看待,那消极的方面呢。真理走过了半步,就会变成缪误。不论多好的理论,当变成了终极真理,至高无上的,不容他人质疑的东西,那么这种理论,这种学说就会禁锢人的大脑和心灵,在精神层面会变成一个白痴。经过蛮元之后,宋的开放大度变成过往,明清在高压皇权和理学的双重压迫下,在思想文化领域再无大的建树。知识分子队伍中很多人变杨得像孔乙己一样猥琐可笑。在精神层面上没有了追求,人生追求无非是中科举然后升官发财。明清之前忧国忧民,"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理想追求也没有了,高度专制皇权下也不允许你有这么多想法,只要听话和能为君父分忧就行。理学在政治伦理和道德伦理上提出了一些特别高的标准,这么高的标准已经不是人所能达到的。但是作为一种官方的意识形态,要求臣民特别是读书人进行学习遵循,这是很矛盾的,你不能去反驳,去指正,因为这些要求本身是没有错误的,但是你又达不到这些要求,包括朱熹本人,故而出现了很多伪君子。所谓伪君子,满口的仁义道德,满肚子的男盗女娼。就算不是伪君子,也培养出大批的无用之人,明清两朝,在理学上有大的造诣而且还能有所成就的也就是明朝的王阳明和清朝的曾国藩。任何学说和理论都不能绝对化,绝对化后容易走向反面,给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带来灾难。我们虽能看到的那么多的贞节牌坊,而每一座贞节牌坊的背后都是血和泪。五四运动时期人们对这一套东西奋起反抗,鲁迅先生更是对理学深恶痛绝,字里行间都能看到"吃人"二字。程朱理学后来陷入到了非常荒唐的境地,理学的绝对化所带来的危害不仅仅是思想层面,而是影响到方方面面。

 

观新品,赏佳作

重点事件特别关注

原创文章精选展会